师太

2011/01/19 | 19:35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4,017 views

原本我以为Stella只是一个普通的名字,直到前些天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艺术人生,不好意思,是技术人生,才意识到这个名字一直萦绕身边,挥之不去。我的第一家公司算是一家夫妻店,老板娘是CEO,叫Stella;著名视频网站T公司里,我又认识了另一个Stella,HR;现在的公司里HR又叫Stella。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怀疑我在著名旅游搜索公司待不长的根本原因是这个公司没有人事/行政叫Stella。闲言碎语不要讲,花开三处,单表一枝,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著名视频网站T公司的HR--师太。

师太是Stella的谐音,这一点上我非常后知后觉,很长时间内以为这位人事和灭绝师太有着某种联系,现在的年轻人非常邪恶,肯定会想到灭绝师太是个老变态/不念慈悲/性情暴烈/出手狠毒/老奸巨猾/为人死板,而我一直是中国正义青年同盟会的擎旗人,立马联想到灭绝师太身上的闪光点:武功高强/江湖地位显赫。嗯,我总是愿意结交这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高端人士,所以我就主动接近师太。师太爱打乒乓球,独门绝技就是:看到接不到的球会把球板扔出去拼死一博,这一板往往极准且力度极猛,不是救球,而是直扑对手面门,公司里敢和师太打球的人不多,我便是其一。当我知道师太只是Stella的谐音之后,非常气愤,非常后悔自己’很傻很天真’,捧着自己的大饼脸暗暗发誓:后半辈子再也不玩乒乓球了。

师太确实是个狠角色,这点从吃饭上就能看出来,T公司的上海总舵有自己的食堂,每天中午饭点不到就能看见师太风风火火从四楼冲下来,前几次我以为她是下去收快递或者救火,后来食堂里我安插的线人告诉我师太是下去排队吃饭,每天都是她排第一,有天有个实习生抢了她的江湖排位,下午就收到邮件,告知第二天不用来上班了。我中饭吃的晚,经常1点钟才下去,但不管多晚,总能看到师太还在吃,等送走一桌人,她就会端起饭盆找师傅加二两饭一道菜再换另一桌,“来来来,咱们一起吃”,借机收集员工对公司政策及高管的种种不满,好在日后打击报复,从这点看,师太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员工。师太因此获得了“五桌不上楼”的雅号,承包食堂的王师傅曾经多次留下伤心的眼泪,躺在地上撒泼打滚,而师太只是高唱“我伤害了你,还一笑而过”,依旧我行我素,并且开心的辞掉了一个清洁工,说王师傅完全可以负责一个楼层的卫生。

我永远忘不了和师太在上海滩的最后一次对话:
师太:“能不走吗?”
我   :“可以。”
师太:“那么‘离别’二字,你只是说说而已,亏得江胡上朋友说你言出必行。”
我  :“人在江湖飘,利字摆心间。要我留下,必需答应我的条件。”
师太:“杨少侠原来也是名利场中人,那就说说你的条件。”
我   :”工资翻倍。“
师太:”negative!“
我  :”职位换成CEO。“
师太:”哼,痴心妄想!“
我  :”你把午饭榜的第一排名让给我。“
师太:”不要欺人太甚,前两个条件尚能入耳,这个简直是对我峨眉派的侮辱!“
我  :”那就是没得谈啰!我走!“
师太:”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我  :”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师太:”你在这儿都窝了4年了,快飞吧!“
我  :”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师太:”ok,你看咱们离职的例行谈话也差不多了,还有什么话要留给公司吗?“
我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师太:“别太放肆,没什么用?感恩懂吗,我看你这种人应该被送到富士康锻造锻造。”
可见T公司的企业文化和武侠青年兼文学青年的我是多么格格不入。

前几天我又见到了师太,在北京,依然豪爽,第一句就是:“请我吃饭!”我由于小儿脑膜炎复发,一时没想清楚没去自助餐厅,结果被师太吃成了负资产,正所谓高手比武,一招定胜负,我愿赌服输。

糯糯宝

2010/12/30 | 22:05分类:未分类 | 标签: | 2,638 views

我初中的时候就听过一个笑话:班上有个同学叫张五四,大家都以为5月4号是他生日,就在青年节那天给他送了一份礼物,结果张同学很郁闷,说今天不是我生日,我生下来只有五斤四两才叫这个名字。每个给我讲这个笑话的同学都说:你和张五四长得真像。我上大学时,参加了一次青山区正义大学生同盟会,才第一次见到张五四,我俩早就互知,相见恨晚,不过形象上已经不大像了,只是气质都很猥琐罢了。今天故事的主角并不是张五四,而是我们家的小糯糯,就是这个生下来也是5斤4两的小宝宝。

小糯糯比预产期提前了两周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已经足月算不上早产儿,但少了两周份量自然也就少了很多。小糯糯在产房的时候是最乖的宝宝,其他宝宝都在哭的时候,只有他在睡觉,即便饿了,也只会喵唧两声,像只小猫。回家之后,长得越来越大,哭得也有劲了,而且也喜欢哭了,成了家里的讨厌鬼。两周的时候送到儿童医学中心检查,医生说他黄疸太高,留他住进了新生儿ICU,我挺纳闷:里面都是先天性心脏病/肺部感染/体重超轻的小宝宝,我们家糯糯怎么混到这个档次去了。后来我们太想糯糯了,又琢磨着医院是不是想骗点钱,3天后就把他接回家了。满月的时候我们请人把他的头发眉毛都剃掉了,加上他越长越胖,我又给他取了个外号:肥球。

小糯糯现在是个很烦人的小宝宝,饿了就哭,喂饱了也不睡,非要和大人玩一会儿,不理他就哭,还喜欢吐奶,脸上还长了很多痘痘,和电视里的广告宝宝和小区里的明星宝宝没法比,即便这样我们还是都很喜欢他。我现在主要负责换尿布/冲奶粉这两项工作,还会给他拍一些照片。

Q:小糯糯是男孩,为什么会有个小姑娘的乳名呢?

A:爸爸妈妈都以为这次是个女宝宝,早就把这个名字想好了,将就用吧,如果有人要较真儿,我就说是“诺诺”

Q:糯糯怎么来的呢?

A:武汉有种早点叫糯米鸡,读起来琅琅上口,孩子他妈觉得女宝宝名字里带个鸡不好听,就叫糯糯。

Q:糯糯连着叫,听上去像是在赶猪吃食

A:我们家不会介意,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叫他肥球

刚出生 VS 30天

无头骑士

北京工作小记

今年年初只身来到中关村,算下来在北京已经工作9个月了,从互联网从业者的角度看,北京的发展机会比上海多太多了,以致于我受到诱惑,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换了一份工作。

先说说去哪儿吧,无疑是在线旅游行业的领军企业,它的模式和携程/e龙这种自己做代理商的模式完全不一样,而是整合了很多小的代理商,算是提供了一个平台。我是一直看好旅游行业的,不会受到信产部的管制,政策上也没有太大风险。但是我在去哪儿只待了两个月就离开了,原因很简单:在线旅游在国内毕竟还没有发展起来,盘子不大,技术上的挑战完全比不上土豆网,我又有点心高气傲,一冲动就走了。现在回想起来,在技术精细化的需求上,去哪儿也有不少待攻坚的地方,离开的决定过于草率。实际上我进去的时候,去哪儿正在招兵买马,进了一大批有实力的工程师,希望不久的将来,去哪儿能成功IPO。

后来,我到了现在的公司,雅虎北京研发中心,很多朋友都会问我:是不是阿里旗下的雅虎中国?真是尴尬,我只好解释这个研发中心刚成立不久,做些国际的产品和项目,和雅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雅虎正在走下坡路,负面新闻不少,我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想进一家国际性的超大互联网公司看看,这样的超级公司怎么运作,里面的管理和技术都有哪些独到之处。至于具体的工作是什么方向都不重要了。技术上我不想说太多,和业界一致,云计算和移动平台都是大热点。管理上非常人性化,比如这次小糯糯出生,我申请到在上海家里办公一个月,真是贴心,当然我所在的team人少,又和美国合作比较多,比较适合working from home。

过几天我就会离开小糯糯,离开上海,回到北京,从家庭角度来说,回到上海工作也许更好一些,但是北京确实是互联网技术人的天堂,未来的路怎么走,仍未知!

阿飞2

2010/12/29 | 23:47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2,137 views

这个标题绝不是指阿飞很2,而是几个月前写过一次阿飞,这次算是姊妹篇,其实早就想写了,当时没给blog主机续费,尽然拖到了今天。

今年初夏的时候接到阿飞的电话,我很意外,已经一年多没有阿飞的消息了,电话是从武汉打过来的,阿飞情绪不错,一直在咯咯的笑,说7月份可能要到上海开会,顺道拜访一下我,我告诉他我已经到北京工作了,隔段时间会回一次上海,不一定碰得上,他说随缘,我问他怎么在武汉?来上海开什么会?他说见面再聊。电话很短,很多事情都没有说清楚,而且阿飞说打过来的座机只是临时用,让我不要回拨,完全就是阿飞风格的聊天。这次聊天虽然没有了解到阿飞的近况,但听到他咯咯的笑声,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过了约一个月收到了阿飞的短信,把他上海开会的行程通知了我,之前我就订了回上海的机票,只待一个周末,正好能见到阿飞。不过我订的航班非常不靠谱,点名批评一下东航,晚点了约5个小时,凌晨2点才飞,领的200块补偿费也全部贡献给的哥了,凌晨五点才到阿飞住的酒店,把他接到我家里,本来约好吃夜宵的,只好作罢。第二天吃饭,才了解了阿飞退伍之后几年的状态。

阿飞喜欢生物我是知道的,大学期间他就常去图书馆搬生物系的教材回来看,他说自己在军队时也经常看英文原版生物教材,出了军队就去考研,可能太久没考试了,成绩不是很好,调剂去了一个一般的学校,学的是水稻专业,好在和中科院的一个team在一起工作,阿飞自己又很刻苦,在水稻专业之外也学了很多东西,今年考博,进了广八路休闲娱乐大学的免疫学专业,总分排名第一,这次来就是参加一个国际免疫学的会议。他自己希望能在白血病治病机理的方向做一点研究。

阿飞说自己读过很多英文教材,让他的生物学底子比大多数本科就是生物学专业的同学还扎实,经常帮同窗解惑。这几年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做事情让阿飞的精神状态非常好,不过阿飞也担心两件事,一是实验的底子很薄,可能要从本科生时代补;二是年纪大了,过了40人的创造力就会走下坡路,不知道能否来得及在自己喜欢的领域留下一点成绩。

阿飞送了我一本这次会议的期刊,据说要卖上百美刀,我的感觉是生物期刊图片好多,都是彩印,比数学类的花哨多了;他还向我展示了一张巨幅彩图,一根木枝刺穿了人的肚子,上面标明了这种情况下人体免疫系统如何工作,我表示口味很重。我相信阿飞的能力,说了很多鼓励他的话,但我知道这对他作用不大,他完全主宰着自己的世界,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希望这两年有机会回武汉,再陪阿飞喝一顿。

阿飞

2010/12/29 | 02:19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2,572 views

阿飞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学最后两年我非常亲密的朋友,我到上海后也经常去他的部队找他聊天、吃饭,就像大学的最后两年。后来他退伍了,离开了上海,我曾经感叹:你走了,上海容颜尽失、黯然失色。之后我们也有断断续续的联系,都很简短,我不知他具体在干些什么,我也不会追问,因为他是阿飞。前两天接到了阿飞的电话,说是要到上海公干几天,可惜我已经到了北京,无缘一见,电话里阿飞一直在笑,精神状态不错,希望他永远幸福。

阿飞是非常低调的人,虽和我同班,但前两年我基本不认识他,他不经常上课,那些数学主课考的还不错,虽不算拔尖,但这是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办到的,不容易。第一次留意阿飞是六级考试,我和他一个考场,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交卷,我当时觉得题目很难,当时看见他起身心里想:这个SB放弃了!结果他是班上不多的几个过了的,好像还是70多分。我是一个非常正义的人,为了扩大自己的作弊集团开始和阿飞交往,多聊几次很容易就发现阿飞非常聪明、愤世嫉俗、特立独行、涉猎广泛。大三下,我和阿飞都没什么课,我是因为失去了对学习的热情和兴趣,阿飞则是学期初跑去听了很多课,回来说:这些老师大部分是SB、饭桶,还不如我看书懂得多,这点我是毫不怀疑的。我们经常早上共看一份“楚天都市报”,看完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吃完后我去做运动,阿飞则会去图书馆看书。以阿飞的才智,在中国拿个博士学位毫不吃力,但阿飞早就看清学术界的那些破事,决意摆脱。毕业时阿飞选择去军队,好像是总参下面的某部,上海,技术兵,搞卫星图像分析方面的东西。我和朋友们劝过他:军队等级森严、讲究帮派背景,你的性格吃不开,但阿飞还是去了,悄无声息的去了,我们丝毫也不意外。

混了三年研究生后,我也到了上海,又可以见到阿飞。阿飞的单位在大场,闸北的北边,我每次都要花2个多小时才能过去,但依然很开心。聊的多是军队里的一些趣事,还有这几年的点点滴滴,知道阿飞混的并不如意,虽然业务上很突出,但不受重用,没事做对我们这种实在人来说是不可忍受的,果然过了不久,阿飞就决定退伍了。阿飞曾经跟我说:大场附近有个军用机场,只要天气合适每天都会有战机训练,吵着他睡觉。但我从来没看到过,最后一次去找他,正在离他们单位不远的地方横穿马路时,嗡的一声巨响,抬头就看到一架战斗机掠过头顶,轮子已经放下了,没挂导弹,目测也就100米左右高,仿佛马上就要在这条路上迫降,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趴下躲躲的两秒钟时间,这架飞机已经消失在路尽头的围墙后面。是的,阿飞是个真诚的人,只说实话,不给你留任何怀疑的余地,但他不说的事情也别追问,他只会留下一句:这事不想说。

阿飞的性格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我总担心他会被人欺负、混的不好,但他很坦然:我不是笨蛋,看的出来谁想利用我、谁真心对我。这也是实话,我信。

原文发表于2010年5月29日

北京租房小记

2010/12/29 | 02:18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2,234 views

到北京已经两周了,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自己安顿下来,首当其冲是租房。

要租房找中介,在上海这种经验有过几次,毫不陌生,轻车熟路,下了飞机就找了中关村附近的几家中介留下电话,从第一天开始看,看到第6天,终于看中一个还不错的,这个‘不错’完全是和前5天看的房比较,总体来说性价比要比上海差些,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去唐家岭试试运气。中介带我看这间房的时候,房主就在里面住着,是一对小夫妻,聊了一会儿我和中介就走了,出来后我就想:中介犯了大忌呀,如果我再跑回去和房主定下来,他就拿不到中介费了。

回临时住处的路上,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飞了中介,这完全因为我是一个道德感极强的人,除了超市捏薯片方便面随地大小便代办假证私刻公章考试作弊信用卡套现占公司小便宜酒后闹事欺男霸女,其他的坏事我想都不敢想。每当迷茫的时候我都会找当地德高望重的朋友帮我解惑,我立马就想到了Key,他是法大毕业的,和我的偶像三表哥是校友,从不闯红灯,可见这是一个多么靠谱的选择。我马上拨通了Key的电话,情况稍微描述了一下,就问:‘飞不飞?’Key说:‘好,哪家店?我最喜欢双飞了!’我:‘操,你现在去洗把脸,我再跟你说一遍!’过了十分钟,我又咨询了一遍Key,他很犹豫:‘飞了吧!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最好做的低调点!反正我以前没飞过!’

我回到临时住处,休息一下准备杀回马枪,抽空上网看了一下谷歌生活搜索里的租房搜索,赫然发现刚才看过的那个房源(同一个小区、楼层契合、房主要求年付,这三点足可以判断就是我刚看的),居然是个人房源,马上心里骂了一句:操蛋的中介居然想骗我钱。按网页上的电话打过去,正是房主,谈了一下细节,就口头定了下来,第二天去付订金。就这样飞了中介,还省得我跑回去一趟。

到达北京的第11天,我终于有了一个较长期的住所,接下来是购置一些生活用品,皋博士一直催促我:怎么还没有更新blog,为了让丫闭嘴,我就抽空写了这篇,献给皋博士和双飞王子。

原文发表于2010年4月5日

百度面试小记

2010/12/29 | 02:17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2,372 views

这篇博文的基调是吹捧百度,本来我没必要站出来为百度背书,而且这个时候中国互联网人都在讨论google将退出中国、百度股价首次超过google,时间敏感,搞不好会被人说:这五毛拿了钱写软文。但我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向来以牙还牙,向来睚眦必报,有胆量你骂的时候就留下地址我好到你家门口泼大粪。我只是觉得有必要把面试过程里感受到的几个百度人的优点写出来,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写的只是自己看到的一点事实,心里的一点感受,不会涉及到具体的面试题,如果你是找面经的应届生,估计没什么收获。

年初开始想换份工作,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在土豆网负责站内搜索引擎的开发,对搜索多少有一些经验,也有很大兴趣,很想在这个方向走下去,上海的互联网比较弱,不太可能找到好的搜索引擎开发职位,就拜托北京的朋友帮我向谷歌、百度投了简历。由于祖国母亲和谷歌的争端,谷歌的招聘似乎冻结了,断了这条路也好,一是我没把握能进去,二是进去也不大可能做搜索项目。很快,百度就有了回应,hr安排了一下,电话面了两次,无非是算法分析和项目介绍,坦诚面对,不好也不坏。很快hr来电,希望我去北京面一次,当面交流深入了解,我当即答应了。

百度大厦在13号线的西二旗站边上,步行5分钟就到,新盖的,不高但面积很大很气派。然而上地比我想象中要偏,都是一栋栋的大楼,很少商业和生活的气息,冬天的上地,几乎看不到绿色植物。进去之后在前台填了一下访客记录,过了不到5分钟,之前联系过的一位经理就带我到楼上的休息区,接下来是三轮面谈,有人偏向于管理,有人偏向于技术,如果我没听错名字,其中有一位是廖若雪,百度向外宣传过的一位技术牛人。主要讨论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挑战,解决的用了什么方案,还没解决的有什么样的idea,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技术细节,关键看我对搜索引擎开发有没有感觉;当然也会问为什么选择百度,未来2、3年的职位规划,离沪赴京有什么顾虑;我也问了一些百度面临的挑战,提了几个我对百度搜索的质疑。

有几点我想指出:

1.整个招聘流程非常紧凑,人员时间安排合理,从电话面试到面对面交流到发出offer,只用了2周不到,效率很高,期间没有遇到让我久等的情况。

2.整个面试过程就是在聊天,聊得非常舒服,没有给我施加什么压力,也没有问我稀奇古怪的问题,他们还会主动介绍我忽略的细节,吸引应聘者加入百度。

3.这几个百度人非常坦诚和积极,并不避讳公司的短板,无论是技术上的、战略上的、政治上的,毫不掩饰避讳,强调他们只是专心攻克自己面对的挑战,这就是他们对公司最大的贡献。

最后考虑到朋友的强烈推荐,我选择了qunar.com,放弃了百度的核心部门–网页搜索部的职位,其实我还是蛮想去百度修炼一下技术,体验一下真正的海量数据,这个愿望可能要先放几年了。令我意外的是:当我告知百度这个结果后不久,hr和技术经理分别联系了我,希望我再考虑一下,着实让人感动。

希望此文能帮百度加点分,让更多的技术好手放下成见去试试百度。很多人说百度已经这么成熟了,去了也使不上劲,但从我这次交流来看还有非常多的地方有待攻坚,修炼技术的机会很多。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20日

勿忘心安 — Farewell to dear all

2010/12/29 | 02:14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5,262 views

纵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刻 – 我在土豆的路已走到了尽头。回首这段征途,记忆早变得斑驳,千万张或闪亮或惨烈或恬静的画面散落一地,竟显得有些模糊,轻掸掉身上的尘土,环顾四周的你们,我才确信离别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令人发指的无可逃避,只有引用蜀裔沪国著名文豪郭小四的箴言才能present我此刻的emotion: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悲伤逆流成河。

以前我曾对公司提出过很多批评和质疑,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对公司的正面评价:土豆网是一家伟大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必将在共和国不长的互联网史记上留下恢弘的一页。当然更加让我不舍的是你们 – 我的朋友们,各位身上所闪耀的光辉差点就灼瞎了我的眼睛:有的废寝忘食,术有专攻,业有所长,令我高山仰止;有的谦谦如水,不矜不伐,淡泊知远,令我如沐春风;有的目光如炬,胸怀全局,洞悉千里,令我自愧不如;有的仪表堂堂,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令我心生妒意。虽然以后在漫漫人生路上我还会结交新朋友,但你们却无疑将永远住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隐瞒和不坦诚只会带来误解和谣言,我必须清楚明了的告诉各位:我即将离开上海,奔赴北京展开自己下一段职业生涯,投身旅游行业垂直搜索引擎qunar.com。大家来北京记得找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参观优酷。

我经常在http://www.jetyang.com/archives/category/都是朋友 对朋友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文学创作,大家可以在这里关注自己传奇的命运,也许你就是下一个。

本着低调的行事作风,我不会走到各位面前娓娓道别,请理解,勿忘心安。好了,就写到这里,最后给大家送上一首歌,Placebo的Song to say goodbye

以上是本人今天早上发给土豆网众同事好友的告别邮件,关于此文我想做出几点说明:

1.写告别邮件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从几百人的mail list里找出close work partners和朋友,当挑出几十个账号后,总怀疑是否漏掉了谁,对于有些许强迫症的我来说这种感觉真要命。

2.原本不打算写告别邮件,也不与朋友们逐一告别,将冷酷进行到底,但有人提醒这样做显得太不通情达理、不近人情,似乎只有CXO级别的人才能这么屌。权衡少许,决定写封独具个人风格的告别邮件,操弄文字的快感我不愿错过。

3.由于才疏学浅,本人是在成语词典的帮助下才凑足第二段的排比句,颇费周折,然而某些词我并非完全满意,大家将就着看。

4.由于初拟此文时已经有意贴在blog上,因此并没有在其中提到具体的人、事、时间,希望不会对老东家造成困扰。

5.某些朋友对此文做出了口头、笔头回应,最主流的声音是:“你去北京,上海的房子怎么办?老婆怎么办?”谢谢大家的关心,目前我没有离婚卖房的打算,如有进一步消息我会通知大家。也有朋友惊讶:“我还以为年前你就走了”。

6.臯博士对此文亦有贡献,我曾将初稿email丫求丫斧正,臯博士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和具体的建议,虽然最后一条也没有采纳,但我仍想藉此机会感谢臯博士能放下手中繁重的IEEE审稿工作来指导我这样一位懵懂中年。

至此,3年10个月又11天的土豆生涯终结,我将迎来新的挑战。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18日

涅槃@linode

2010/12/29 | 02:09分类:正儿八经 | 2,603 views

原来买的blog主机早就过期了,但由于忙于工作和一些生活琐事,一直没有迁移自己的blog,几天前linode做年末促销,就去买了一个linode 512,没费太大功夫就把环境搭好了,备份的数据少了最新的四篇,没办法,依旧是从GReader里找回来,再贴一遍,评论丢了几条,就不打算补了。接下来几天争取多写一点字,毕竟这大半年我的工作生活也有很大的变化。

Avatar小评

以下内容含有轻度剧透,可能导致部分人群不适,文青、愤青请勿入内。

全世界都在谈论avatar,这个时候在上海买张票难于登天,但土豆网最善良的测试工程师–小颜姑娘帮我带了两张,她是专门请假去和平影都排队的,我当时就被这种雷锋精神感动到大小便失禁。周五和老婆一起看了,3D版,非Imax,看完之后我只想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观影途中我甚至看了五六次手机,因为我想知道还有多长时间才能撑到结束。

很早就看到网上有人说剧情雷同与狼共舞,的确如此,一个白人与异族相处甚欢,融入其中,最后代表异族对抗自己原本所属的强势种族。与狼共舞里异族是印第安人的一支–苏族,avatar里是纳威人。与狼共舞是凯文·科斯特纳的扛鼎之作,自导自演,91年获得7项奥斯卡大奖,包括分量极重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DVD版有接近4小时的片长,影院版也有3小时,如果要挑几部和它同一类型的电影,我会选乱世佳人、勇敢的心、燃情岁月、走出非洲、美国往事,对,都是大气磅礴、撼人心魄的经典之作。之所以花这么多口水谈与狼共舞,实在是因为我太喜欢这部电影了,看了不下3次,在看avatar时,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回响:这个故事是抄袭来的!

很多人喜欢在电影里找穿帮镜头,比如古装片里演员带了块手表或者背景里出现空调,抑或主角上一秒是平头下一秒是分头,我很宽容,不在意这种细节上的bug,多数也看不出来,但我对逻辑问题很敏感,avatar里美女飞行员朱迪伙同马克斯博士救出杰克、格蕾丝、诺姆三人,当马博士想和大家一起逃走时,却被杰克拦下劝其留下做卧底,后来马博士成功的向杰克通报了军队总攻的确切时间。妈的,基地里,特别是禁闭室门口没有监控摄像头吗?

电影里有两幕纳威人集众的场面,一是接纳杰克为成员,众人手手相连,以杰克为中心形成了一组人肉同心圆;二是为格蕾丝祈祷治病,众人排排坐好,每排勾肩搭背形成人浪。我当时在想这两个镜头是不是人人网赞助的?纳威人的辫子是用来沟通灵魂的,那么两个纳威人能不能把辫子结在一起交换思想呢?如果可以,这个物种的字典里就没有“欺骗”这个词,可惜卡梅隆导演并不想让纳威人如此真诚。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纳威人里没有胖子?

影片最后所有潘多拉星球的部落联合起来反抗人类军队,由于武器装备差异过大,输的很惨,正当所有人觉得大局已定时,潘多拉的动物联合起来击溃了人类,这样的桥段设计让我很想说脏话,一个悲剧的结尾不好吗?泰坦尼克里杰克就挂了,罗斯一人上岸,活在对恋人的无限牵挂里。你能试想与狼共舞里印第安人召唤来野牛踏平白人军队吗?或者召唤狼群进行伏击吗?这个喜剧的结尾真让我觉得悲愤。

大制作的电影一般请不起大牌演员,当年泰坦尼克号上的迪卡普里奥和温斯莱特也都没有名气,变形金刚里也没有当红明星,钱都花在特效上了,演员挫点儿是必然的,avatar无疑也是这个路数,但不幸的是我在电影里看到了一个美剧演员–老友记里菲比的弟弟,没错,这次演的是矿业公司驻潘多拉星球的主管,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真名,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容貌、他的声音没什么改变,在我心里他依然是菲比的弟弟。这对我来说真是个悲剧,我向来不能接受电影里启用电视剧圈里的演员,电视剧演员日常性的电视曝光很容易给受众留下牢固印象,这就叫先入为主,特别是从播放长达几年的美剧中走出来,遗憾的是:这只是我的观点,卡梅隆导演毫不顾及。

坏话说了这么多,但这部片子还是有很出彩的地方,就是故事背景的虚构,卡梅隆导演凭空制造了一个潘多拉星球,表现出非凡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星球上的人、动物、花草树木、山川河流,一切细节都是那么打动人心!超强的3D效果,特别是最后大战的场景完全让人沉醉其中,很多人都喜欢看电影特效,尤其是好莱坞那种用美金砸出来的宏大场面,avatar绝对不会让你们的眼睛吃亏。

说到3D电影,2009年我还看过Up(飞屋环游记),视觉效果比avatar要差十万八千里,但观影感受却比avatar好,这说明我判断一部电影好坏的标准是:剧情和表演能否打动我的心!

原文发表于2010年1月11日

Pages: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