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

2010/12/29 | 02:19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2,541 views

阿飞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学最后两年我非常亲密的朋友,我到上海后也经常去他的部队找他聊天、吃饭,就像大学的最后两年。后来他退伍了,离开了上海,我曾经感叹:你走了,上海容颜尽失、黯然失色。之后我们也有断断续续的联系,都很简短,我不知他具体在干些什么,我也不会追问,因为他是阿飞。前两天接到了阿飞的电话,说是要到上海公干几天,可惜我已经到了北京,无缘一见,电话里阿飞一直在笑,精神状态不错,希望他永远幸福。

阿飞是非常低调的人,虽和我同班,但前两年我基本不认识他,他不经常上课,那些数学主课考的还不错,虽不算拔尖,但这是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办到的,不容易。第一次留意阿飞是六级考试,我和他一个考场,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交卷,我当时觉得题目很难,当时看见他起身心里想:这个SB放弃了!结果他是班上不多的几个过了的,好像还是70多分。我是一个非常正义的人,为了扩大自己的作弊集团开始和阿飞交往,多聊几次很容易就发现阿飞非常聪明、愤世嫉俗、特立独行、涉猎广泛。大三下,我和阿飞都没什么课,我是因为失去了对学习的热情和兴趣,阿飞则是学期初跑去听了很多课,回来说:这些老师大部分是SB、饭桶,还不如我看书懂得多,这点我是毫不怀疑的。我们经常早上共看一份“楚天都市报”,看完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吃完后我去做运动,阿飞则会去图书馆看书。以阿飞的才智,在中国拿个博士学位毫不吃力,但阿飞早就看清学术界的那些破事,决意摆脱。毕业时阿飞选择去军队,好像是总参下面的某部,上海,技术兵,搞卫星图像分析方面的东西。我和朋友们劝过他:军队等级森严、讲究帮派背景,你的性格吃不开,但阿飞还是去了,悄无声息的去了,我们丝毫也不意外。

混了三年研究生后,我也到了上海,又可以见到阿飞。阿飞的单位在大场,闸北的北边,我每次都要花2个多小时才能过去,但依然很开心。聊的多是军队里的一些趣事,还有这几年的点点滴滴,知道阿飞混的并不如意,虽然业务上很突出,但不受重用,没事做对我们这种实在人来说是不可忍受的,果然过了不久,阿飞就决定退伍了。阿飞曾经跟我说:大场附近有个军用机场,只要天气合适每天都会有战机训练,吵着他睡觉。但我从来没看到过,最后一次去找他,正在离他们单位不远的地方横穿马路时,嗡的一声巨响,抬头就看到一架战斗机掠过头顶,轮子已经放下了,没挂导弹,目测也就100米左右高,仿佛马上就要在这条路上迫降,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趴下躲躲的两秒钟时间,这架飞机已经消失在路尽头的围墙后面。是的,阿飞是个真诚的人,只说实话,不给你留任何怀疑的余地,但他不说的事情也别追问,他只会留下一句:这事不想说。

阿飞的性格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我总担心他会被人欺负、混的不好,但他很坦然:我不是笨蛋,看的出来谁想利用我、谁真心对我。这也是实话,我信。

原文发表于2010年5月29日

  1. 3 Trackback(s)

  2. 2010-12-29: Jet@Web » Blog Archive » 阿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