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快乐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1,109 views

早上起床照例把电视调到央视新闻频道,我以为只会看到某地的煤矿瓦斯突出几死几伤几失踪、某地的高速公路车祸几死几伤中断通行几小时、某地因水源污染导致断水几天、某地的政府机构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包围冲击这样的日常消息,哪知道看到的是某乡村女教师一人撑起一个家,接下来又是某教师敬业爱岗的故事,我马上就明白了:今天是教师节。从进小学到出大学,一共在学校待了19年,教过我的老师不知道有没有300?这个数字实在不好估计,因为能给我留下印象的实在不多,偶尔能想起的更是屈指可数。

小学快毕业时,语文老师姓雷,是个文学青年,出过诗集,看上去很内敛很羞涩。有次他叫大家写篇冬季的作文,他批改完后对全班说‘请大家抄作文找准对象,不要选择朱自清这样的名家’,这话虽不是针对我但让我受益终生,作弊要把握一个度,不能用力过猛。当时学风不好老师都喜欢体罚学生,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经常暴怒,下手也狠,雷老师不怎么体罚总是和颜悦色,带来的后果是学生更加不怕他更加闹,有次他终于爆发了,让每个人都站起来,挨个拿笤帚抽,不分男女,抽过之后,大家依然很闹,他依然羞涩。我小学毕业后几年听说他辞职了,办作文竞赛培训班,发了财。

初中数学老师叫黄明维,是个老顽童,总是喜欢色咪咪的站在小姑娘的后面捉住伊的小手说‘我来教你做这题’,要是男生问他问题,他就会揪住耳朵训斥‘这题都不会’,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因为我不想问他问题总在自学。他有个绝活是徒手画几何图形,直线、圆、坐标系挥手而就,跟作图工具画的别无二致,很见功力。因为成绩好我自以为能和他开玩笑,有次校外遇到他直呼其名,结果被他告到班主任那里,停课一天,还被押去向他道歉,这件事让我明白对长辈不能太放肆。高中数学老师叫唐宗保,30岁左右,不会说普通话和武汉话,‘每个人’被他读成‘美国人’,教了一年后,全年级一半男生能模仿他的声音,自习课总是很吵,每10分钟就有个声音从教室某个角落传出‘好,美国人抖安静’,换来的是10秒钟的安静、爆笑和下一阵更大的喧闹,经常模仿也就经常被他撞见,他也不怎么生气。虽然我上课不怎么听讲总是埋头做自己的习题,但当时我总是对身边同学说这是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他非常负责,对学生和蔼,又不失威严,教案写的整整齐齐,讲课非常细致,课后答疑也很耐心,不会像黄老师那样以‘我还要回家做饭’为由推脱。大学后听说唐老师当了年级组长,评了特级教师,真为他高兴。

初中语文老师姓柯,喜欢深情并茂的为同学朗读‘十里长街送总理’、‘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等课文,读不到十句就已经泪流满面了,现在想来党性真的很强。高中语文老师是个转业老兵,总喜欢讲他为首长站岗、和战友训练、对越反击战对印反击战的野史,而且是翻来覆去讲,把人恶心的够呛。高中物理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叫刘德华,‘美国人’听到都会问我‘真的假的?’,我他妈就在这儿第一千零一遍重申:真的。刘老师看上去总是病怏怏的,高瘦的身形显得有些阴郁,我总觉得自己物理不好和他偏慢的教学风格有关系,但高考时我物理考了148(150满分),把我吓了一跳,他得意的说‘我教的不错吧!’,后来学大学物理时证明他是错的,我真的不行,刚一碰理论力学教材心里就发怵,后来听说他调到教委。高中换过几个化学老师,其中有一个矮胖的男人姓操,现在想来叫他‘操老师’很滑稽,那些偷笑的同学请注意自己的素质,操老师是很有职业操守的老师,有次小考他把我叫过去,‘去学校对面小卖部帮我买包烟!’‘好,什么烟?’‘…,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帮我盯着测验’‘好’,后来那次测验大家的平均成绩提高了15分,没人不及格,当然我的化学课代表也没法当下去了。

大学里主课基本上都是数学,数学分析、线性代数、空间解析几何、概率统计、微分方程、复变函数、数值计算、偏微分方程数值解、最优化理论、数学模型、泛函分析等等,有很多年纪很大的老师讲课都很扎实,来龙去脉讲的清清楚楚,上课从不迟到早退,深得学生的喜爱,可是职称却上不去,因为没有论文上个副教授都很难,当时同学们很为这些老教师鸣不平。王小林、郑延履、杨文茂、郑惠娆、钟寿国、孙乐林都是很好的老师,有些老师退休了,在数学院的网站上也查不到他们的名字,遗憾。当然也不是每个老师都认真负责,有些老师明摆着只是走个过场,读读教义,黑板上抄抄演算公式,动不动就取消一次课,考试全放,他好我也好全都好!大学时代我延用了高中的学习模式,不听讲自己看书,学习环境太宽松,没给自己压力,导致很多课学的不扎实,到研究生阶段那些数学课我已经很难跟上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在这个阶段认识两位优秀的老师,一个是我的导师胡宝清,正值壮年,谦谦君子,话不多,从不向晚辈吹嘘自己的过往,待人和善,学生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现在他是信息与计算科学系的系主任,长期在香港做访问学者。另一个是黄正华,他和我是同一级胡老师的学生,但他此前在武测教书多年,是个非常棒的年轻老师,李德仁院士任武测校长时曾经慕名去听过他的高等数学课,他得知我生活窘困,介绍我去某成人教育学院代课,知道我没经验,还邀请我去听他的课,真是受益匪浅,从讲课的角度来看,他绝对能排进我见过的老师前三。两年前回武汉和胡老师、黄老师聚过一次,黄老师刚刚做了父亲,小男孩乖巧可爱,不哭不闹特别像他。

祝老师们节日快乐!当然也包括老妈,她是一名退休小学老师!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