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2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2,104 views

这个标题绝不是指阿飞很2,而是几个月前写过一次阿飞,这次算是姊妹篇,其实早就想写了,当时没给blog主机续费,尽然拖到了今天。

今年初夏的时候接到阿飞的电话,我很意外,已经一年多没有阿飞的消息了,电话是从武汉打过来的,阿飞情绪不错,一直在咯咯的笑,说7月份可能要到上海开会,顺道拜访一下我,我告诉他我已经到北京工作了,隔段时间会回一次上海,不一定碰得上,他说随缘,我问他怎么在武汉?来上海开什么会?他说见面再聊。电话很短,很多事情都没有说清楚,而且阿飞说打过来的座机只是临时用,让我不要回拨,完全就是阿飞风格的聊天。这次聊天虽然没有了解到阿飞的近况,但听到他咯咯的笑声,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过了约一个月收到了阿飞的短信,把他上海开会的行程通知了我,之前我就订了回上海的机票,只待一个周末,正好能见到阿飞。不过我订的航班非常不靠谱,点名批评一下东航,晚点了约5个小时,凌晨2点才飞,领的200块补偿费也全部贡献给的哥了,凌晨五点才到阿飞住的酒店,把他接到我家里,本来约好吃夜宵的,只好作罢。第二天吃饭,才了解了阿飞退伍之后几年的状态。

阿飞喜欢生物我是知道的,大学期间他就常去图书馆搬生物系的教材回来看,他说自己在军队时也经常看英文原版生物教材,出了军队就去考研,可能太久没考试了,成绩不是很好,调剂去了一个一般的学校,学的是水稻专业,好在和中科院的一个team在一起工作,阿飞自己又很刻苦,在水稻专业之外也学了很多东西,今年考博,进了广八路休闲娱乐大学的免疫学专业,总分排名第一,这次来就是参加一个国际免疫学的会议。他自己希望能在白血病治病机理的方向做一点研究。

阿飞说自己读过很多英文教材,让他的生物学底子比大多数本科就是生物学专业的同学还扎实,经常帮同窗解惑。这几年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做事情让阿飞的精神状态非常好,不过阿飞也担心两件事,一是实验的底子很薄,可能要从本科生时代补;二是年纪大了,过了40人的创造力就会走下坡路,不知道能否来得及在自己喜欢的领域留下一点成绩。

阿飞送了我一本这次会议的期刊,据说要卖上百美刀,我的感觉是生物期刊图片好多,都是彩印,比数学类的花哨多了;他还向我展示了一张巨幅彩图,一根木枝刺穿了人的肚子,上面标明了这种情况下人体免疫系统如何工作,我表示口味很重。我相信阿飞的能力,说了很多鼓励他的话,但我知道这对他作用不大,他完全主宰着自己的世界,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希望这两年有机会回武汉,再陪阿飞喝一顿。

阿飞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2,541 views

阿飞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学最后两年我非常亲密的朋友,我到上海后也经常去他的部队找他聊天、吃饭,就像大学的最后两年。后来他退伍了,离开了上海,我曾经感叹:你走了,上海容颜尽失、黯然失色。之后我们也有断断续续的联系,都很简短,我不知他具体在干些什么,我也不会追问,因为他是阿飞。前两天接到了阿飞的电话,说是要到上海公干几天,可惜我已经到了北京,无缘一见,电话里阿飞一直在笑,精神状态不错,希望他永远幸福。

阿飞是非常低调的人,虽和我同班,但前两年我基本不认识他,他不经常上课,那些数学主课考的还不错,虽不算拔尖,但这是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办到的,不容易。第一次留意阿飞是六级考试,我和他一个考场,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交卷,我当时觉得题目很难,当时看见他起身心里想:这个SB放弃了!结果他是班上不多的几个过了的,好像还是70多分。我是一个非常正义的人,为了扩大自己的作弊集团开始和阿飞交往,多聊几次很容易就发现阿飞非常聪明、愤世嫉俗、特立独行、涉猎广泛。大三下,我和阿飞都没什么课,我是因为失去了对学习的热情和兴趣,阿飞则是学期初跑去听了很多课,回来说:这些老师大部分是SB、饭桶,还不如我看书懂得多,这点我是毫不怀疑的。我们经常早上共看一份“楚天都市报”,看完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吃完后我去做运动,阿飞则会去图书馆看书。以阿飞的才智,在中国拿个博士学位毫不吃力,但阿飞早就看清学术界的那些破事,决意摆脱。毕业时阿飞选择去军队,好像是总参下面的某部,上海,技术兵,搞卫星图像分析方面的东西。我和朋友们劝过他:军队等级森严、讲究帮派背景,你的性格吃不开,但阿飞还是去了,悄无声息的去了,我们丝毫也不意外。

混了三年研究生后,我也到了上海,又可以见到阿飞。阿飞的单位在大场,闸北的北边,我每次都要花2个多小时才能过去,但依然很开心。聊的多是军队里的一些趣事,还有这几年的点点滴滴,知道阿飞混的并不如意,虽然业务上很突出,但不受重用,没事做对我们这种实在人来说是不可忍受的,果然过了不久,阿飞就决定退伍了。阿飞曾经跟我说:大场附近有个军用机场,只要天气合适每天都会有战机训练,吵着他睡觉。但我从来没看到过,最后一次去找他,正在离他们单位不远的地方横穿马路时,嗡的一声巨响,抬头就看到一架战斗机掠过头顶,轮子已经放下了,没挂导弹,目测也就100米左右高,仿佛马上就要在这条路上迫降,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趴下躲躲的两秒钟时间,这架飞机已经消失在路尽头的围墙后面。是的,阿飞是个真诚的人,只说实话,不给你留任何怀疑的余地,但他不说的事情也别追问,他只会留下一句:这事不想说。

阿飞的性格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我总担心他会被人欺负、混的不好,但他很坦然:我不是笨蛋,看的出来谁想利用我、谁真心对我。这也是实话,我信。

原文发表于2010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