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房小记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2,234 views

到北京已经两周了,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自己安顿下来,首当其冲是租房。

要租房找中介,在上海这种经验有过几次,毫不陌生,轻车熟路,下了飞机就找了中关村附近的几家中介留下电话,从第一天开始看,看到第6天,终于看中一个还不错的,这个‘不错’完全是和前5天看的房比较,总体来说性价比要比上海差些,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去唐家岭试试运气。中介带我看这间房的时候,房主就在里面住着,是一对小夫妻,聊了一会儿我和中介就走了,出来后我就想:中介犯了大忌呀,如果我再跑回去和房主定下来,他就拿不到中介费了。

回临时住处的路上,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飞了中介,这完全因为我是一个道德感极强的人,除了超市捏薯片方便面随地大小便代办假证私刻公章考试作弊信用卡套现占公司小便宜酒后闹事欺男霸女,其他的坏事我想都不敢想。每当迷茫的时候我都会找当地德高望重的朋友帮我解惑,我立马就想到了Key,他是法大毕业的,和我的偶像三表哥是校友,从不闯红灯,可见这是一个多么靠谱的选择。我马上拨通了Key的电话,情况稍微描述了一下,就问:‘飞不飞?’Key说:‘好,哪家店?我最喜欢双飞了!’我:‘操,你现在去洗把脸,我再跟你说一遍!’过了十分钟,我又咨询了一遍Key,他很犹豫:‘飞了吧!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最好做的低调点!反正我以前没飞过!’

我回到临时住处,休息一下准备杀回马枪,抽空上网看了一下谷歌生活搜索里的租房搜索,赫然发现刚才看过的那个房源(同一个小区、楼层契合、房主要求年付,这三点足可以判断就是我刚看的),居然是个人房源,马上心里骂了一句:操蛋的中介居然想骗我钱。按网页上的电话打过去,正是房主,谈了一下细节,就口头定了下来,第二天去付订金。就这样飞了中介,还省得我跑回去一趟。

到达北京的第11天,我终于有了一个较长期的住所,接下来是购置一些生活用品,皋博士一直催促我:怎么还没有更新blog,为了让丫闭嘴,我就抽空写了这篇,献给皋博士和双飞王子。

原文发表于2010年4月5日

勿忘心安 — Farewell to dear all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5,262 views

纵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刻 – 我在土豆的路已走到了尽头。回首这段征途,记忆早变得斑驳,千万张或闪亮或惨烈或恬静的画面散落一地,竟显得有些模糊,轻掸掉身上的尘土,环顾四周的你们,我才确信离别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令人发指的无可逃避,只有引用蜀裔沪国著名文豪郭小四的箴言才能present我此刻的emotion: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悲伤逆流成河。

以前我曾对公司提出过很多批评和质疑,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对公司的正面评价:土豆网是一家伟大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必将在共和国不长的互联网史记上留下恢弘的一页。当然更加让我不舍的是你们 – 我的朋友们,各位身上所闪耀的光辉差点就灼瞎了我的眼睛:有的废寝忘食,术有专攻,业有所长,令我高山仰止;有的谦谦如水,不矜不伐,淡泊知远,令我如沐春风;有的目光如炬,胸怀全局,洞悉千里,令我自愧不如;有的仪表堂堂,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令我心生妒意。虽然以后在漫漫人生路上我还会结交新朋友,但你们却无疑将永远住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隐瞒和不坦诚只会带来误解和谣言,我必须清楚明了的告诉各位:我即将离开上海,奔赴北京展开自己下一段职业生涯,投身旅游行业垂直搜索引擎qunar.com。大家来北京记得找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参观优酷。

我经常在http://www.jetyang.com/archives/category/都是朋友 对朋友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文学创作,大家可以在这里关注自己传奇的命运,也许你就是下一个。

本着低调的行事作风,我不会走到各位面前娓娓道别,请理解,勿忘心安。好了,就写到这里,最后给大家送上一首歌,Placebo的Song to say goodbye

以上是本人今天早上发给土豆网众同事好友的告别邮件,关于此文我想做出几点说明:

1.写告别邮件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从几百人的mail list里找出close work partners和朋友,当挑出几十个账号后,总怀疑是否漏掉了谁,对于有些许强迫症的我来说这种感觉真要命。

2.原本不打算写告别邮件,也不与朋友们逐一告别,将冷酷进行到底,但有人提醒这样做显得太不通情达理、不近人情,似乎只有CXO级别的人才能这么屌。权衡少许,决定写封独具个人风格的告别邮件,操弄文字的快感我不愿错过。

3.由于才疏学浅,本人是在成语词典的帮助下才凑足第二段的排比句,颇费周折,然而某些词我并非完全满意,大家将就着看。

4.由于初拟此文时已经有意贴在blog上,因此并没有在其中提到具体的人、事、时间,希望不会对老东家造成困扰。

5.某些朋友对此文做出了口头、笔头回应,最主流的声音是:“你去北京,上海的房子怎么办?老婆怎么办?”谢谢大家的关心,目前我没有离婚卖房的打算,如有进一步消息我会通知大家。也有朋友惊讶:“我还以为年前你就走了”。

6.臯博士对此文亦有贡献,我曾将初稿email丫求丫斧正,臯博士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和具体的建议,虽然最后一条也没有采纳,但我仍想藉此机会感谢臯博士能放下手中繁重的IEEE审稿工作来指导我这样一位懵懂中年。

至此,3年10个月又11天的土豆生涯终结,我将迎来新的挑战。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18日

感冒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183 views

一语成谶,果然重庆并非乐土,合租的服务器又被搬到了北京,又折腾了两个星期,皋博士长时间访问不了都快急疯了,几次联系我:‘在澳洲给你找台服务器吧,先写两篇给我过过瘾,你的blog就是我的灵魂家园呀!’我婉拒了他的好意,党和政府特意让我们这些bloger休息休息,免得积劳成疾,这是爱护,这是关心,这是在贯彻科学发展观呀!当然我不会再对本博客的未来做预测了,因为提到未来我的脑海里基本上就是2012,特惨!

正当我摩拳擦掌、文思泉涌的时候,感冒了,非常重,平均5分钟打一个喷嚏,鼻涕长流,浑身乏力,头脑发胀。很多打喷嚏有经验的朋友知道,一个有劲道的喷嚏会震裂很多肺部毛细血管,胸口有剧烈的刺痛感,虽然我有丰富的医学知识但这对缓解疼痛没有任何帮助,他妈的,感冒头两天觉得自己就像无时无刻不在玩胸口碎大石。鼻子仿佛成了小溪,鼻涕就没断过,半天就能消耗一包200抽的纸巾,公司对我的非正常纸巾使用量意见很大,所以我不得不从充满哀怨眼神的负责后勤的阿姨怀里抢走技术部仅剩的两三包纸巾;回到家我就变得节省了,毕竟要自己出钱,我IQ很高,拿两张纸巾卷成卷塞进鼻孔里,开开心心看电视,过了10分钟发现,纸卷的末端垂进嘴里,还湿湿的,杯具呀,纸卷被鼻涕浸透了,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长大后,鼻涕还是咸的,和青春期并没有什么不同!上次身体这么难受应该是踢球导致的右脚骨折!

但我没有请假,因为有两个小玩意儿要上线走不开,虽然精力不可能完全放在工作上,配合测试、发布应用、回回邮件、开开闷会、看看twitter、调戏美眉这些基本行为我还是能够自理的,特别是最后一项。难能可贵的是我还抽空参加了一次饭局,除开我还有6位互联网业的精英,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极有可能被我筷子上携带的病菌感染了,想想就很有成就感,欧耶。

一直以来我有个特异功能,就是感冒好的特别快,前一天还病怏怏扶墙作黛玉状,后一天就能生龙活虎去参加冬泳。这次也不例外,今天一起床就发现鼻子不堵了,头不晕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爬50楼也不喘了,您认准了,新盖中盖。嗯,前半段是事实,后半段是插播广告。周二至周四感冒3天,仅作此文祭奠那些陪我走过这段日子的纸巾。

原文发表于2010年1月8日

从北艾到重庆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221 views

皋博士的观察力非常敏锐,比如这周不下20次提醒我:你的博客打不开了。我非常无奈,上海电信的北艾机房也无我的容身之处,合租的服务器被逼搬到了重庆。从北艾机房下架,坐火车从上海到重庆,重庆上架,这个过程几乎花了7天时间,所以我的博客从上周六就没法访问,这周五下午才恢复。我这人好面子,不好意思告诉皋博士又被人抄了家底,只好骗他:访问量太大,暂时宕机,过一个小时再试!好在皋博士不能分辨101、324、404、500这些网络错误码,被我混过去了。

对于这段时间国内互联网行业里的黄色恐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我算是被玩残了,本来期望每天写篇文章把PR值做到9,现在看来主流搜索引擎们想跟上我的博客ip变化都有些困难。我非常担心重庆也不是长久之地,薄书记是热衷于严打的,黑社会眼看被打完了,接下来可以打互联网,比如把服务器都搬到朝天门码头挨个审核,不顺眼的直接扔进嘉陵江。我只好用宗教信仰对抗心中的恐惧,花3块钱买了一尊摔断左胳膊的残疾瓷菩萨供在家里,每晚向它祈祷:真主保佑我吧!

其实这几天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平静的度过了又一个生日,注意是平静的。一直觉得大肆庆祝生日是件特无聊特傻的事情,尤其是身边人还不断的帮你张罗帮你造势,大学时代我的SB朋友们有年把我过生日的消息发到了学校BBS上,把我吓了一跳,简直是在逼我退学,吃顿饭喝瓶酒的事不至于让他们这么high啊。当然这是我的人生观里比较奇特的一点,不太符合普世价值观,所以我从不主动输出这条价值观。说到祝贺方式,发短信就挺不错,打电话也可以但不要太肉麻,这些简单的方式我非常欣赏,让我受用不已,今年就有朋友给我发来祝贺短信,他们分别是: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海南航空、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民生信用卡客服中心、平安信用卡事业部(按收到短信先后排名),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本月刷光大、招行、民生、平安信用卡各一次,由于暂时没有长途出行计划,对海航的报答计划推后。

近日土豆网被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点名批评,视频搜索的相关结果中存在部分低俗视频,谁能告诉我用什么关键词能搜到这些低俗视频,跪求!

原文发表于2009年12月20日

阿三

阿三很瘦,手长脚长,像街头霸王里的印度阿三,所以大家叫他阿三。

刚上大学那几天,隔壁老刘总是很恐慌的躲在我们寝室里看杂志,他的品味很有问题,拿的不是知音(打工版)就是故事会,撑死了就是今古传奇。我很纳闷一个刚从炼狱般高三生活走进广八路休闲娱乐大学的年轻人为何如此阴郁,问他原因,老刘说他们寝室有个黑社会,惹不起只好出来躲躲。草,不知道大学生都是黑社会么,就这怂样怎么打拼怎么立山头啊,骂完老刘我没找着刀只好操起一根热得快就奔他的寝室去了。刚进门就看见阿三正在泡脚,精瘦精瘦,只穿了一条三角裤,斜倚在床架上,一条三十多公分长的刀疤从脖下一直延伸到右肋,右胸口上还有一个小圆疤(据目测应该是54式贯穿伤留下的),阿三微闭着眼,左手在刀疤上摩挲,仿佛那是一付琵琶,他正在弹一曲霸王卸甲,听到脚步声阿三睁开眼瞄着我,我当时汗就下来了,把热得快扔在桌上留了句‘老刘说你要烧热水’就赶紧走了,再多待一分钟估计尿就下来了,当时他寝室还有另外两个人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这就是我和阿三的初遇,完全落了下风,我对大学生活的美丽憧憬一下子落空,觉得这片天地里完全没有我立足之地,退学卖菜的心都有了。但事情的发展总是非常戏剧化,过了两天阿三把全班男生聚到一起,当时大家都很害怕,以为他要吃人,老刘想跳楼逃生结果崴了脚,阿三非常和蔼的说:我知道你们以为我是古惑仔里山鸡那样响当当的人物,但让大家失望了,几年前我得了重病,做开胸手术才搞成这样。大家一下子就轻松了,但是很多人也觉得失落,比如杜傻一心想做到包皮那样的高度助山鸡哥壮大洪兴,理想覆灭的滋味我是尝过的,不亚于失恋。

经过初始的误会,大家逐渐发现阿三是非常儒雅的,比如装逼,老大会拿一本三国志,我会拿平凡的人生,阿飞会拿鬼谷子,阿三直接就上美学拾穗集,朱光潜三个字就把大家轰趴下了,而且大家只是做做样子,翻不了几页就放下了,阿三不一样,我们经常看见他翻看美学、哲学、社会学、古汉语文献,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完全沉浸其中,最屌的是他会毫不在意的用刚抠完脚的食指蘸口水翻书,这种不拘小节的学者气质整个华中地区也找不出几个。阿三很快就有了异性仰慕者,有个六十年代打扮的年轻女学者开始提着水果来看他,不久大家就得知这是华中地区有名的精神病患者,阿三拒不见她,也不收她的礼,她也是个倔脾气,东西不收绝不离开,两者就隔着门僵持着,我是个善良的人,每每都对女学者说:‘东西我帮你转交,都快熄灯了,你先回去吧!下次再来的时候带点大枣,阿三喜欢吃,他一高兴说不定就从了你!’于是女学者非常高兴的回去买大枣,我就开始和朋友们开始分享阿三给我们带来的福利,阿三很有原则,从不吃半口。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女学者突然就没了音信,我们一下子要自己掏钱去买水果,很不适应,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四处打探她的下落,想找回属于自己的免费水果,未遂。

阿三涉猎广泛,口才也好,经常给我们讲野史,偶尔也造些解放战争期间我党的谣,很快又为自己赢得了‘政委’的外号,大家有什么拿不准的问题都去问他。比如:性生活不和谐怎么办?学校伙食差怎么给自己补身?考试前是否要去归元寺许愿?下期足球彩票怎么投注?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颠覆政权?…类似的问题很多,阿三总是能给大家满意的答复,当然实践起来没有一个成功,但大家总是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认为阿三提供的思路已经百密无疏了,只是自己SB才功败垂成,我非常纳闷阿三为什么不去搞邪教,如果搞起来李大师的轮子功就没什么市场空间了。

阿三现居上海,还是单身,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可以联系我,我很愿意撮合一下,当然如果你真的是貌美如花,很可能会被我截留下来。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是我突然记起上周末皋博士对我的承诺:回国时带一本playboy给我过瘾!恐他日后耍赖,记下来以作凭证。

原文发表于2009年12月9日

从怒江到北艾

华东一带互联网技术人都应该知道怒江、北艾是上海的两个IDC机房,怒江是移动的,北艾是电信的,所以这篇日志并不是游记,而是关于这一周发生在我身上的悲惨故事。

两周前央视推广了一个新词:高清炮,据说是一个寂寞难耐的女中学生首先提出的,她的艺名叫兰兰,这个词深得我心,就拿到办公室用在了孝林身上,完全没想到10天后这个玩笑开到了我的blog上。央视这次曝光手机色情网站的行动我是完全支持的,你想想手机这么小的屏幕怎么能看高清炮呢?移动3G网络还没建好,GPRS下个视频要费多大劲啊!再说网上有那么多免费的资源,为什么要把钱扔到移动口袋里呢?但没想到移动是个软柿子,央视还没怎么捏,它就开始整改了,力度还挺大,其中一个措施就是把怒江机房的网线拔了,导致所有托管在怒江机房的网站都没法访问,我合租的服务器就在这个机房,也成了受害者,整个IDC机房断网充分说明了移动管理不到位,根本不清楚托管了些什么网站,我猜它手里连一份域名列表都没有。

皋博士最先发现了我的博客无法访问,向我通告了这个噩耗,接下来我就每天定时去骂提供合租服务器公司的客服,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但是我还能做什么呢?难道去骂移动的客服?昨天,当我稍微平复一点儿,准备接受宿命的安排,结束我的博客生涯时,每天被我骂的客服MM向我通知:已经把服务器拖出来运到了北艾机房,并且已经上架。我改掉域名的A纪录,半小时后皋博士从大洋彼岸向我发来消息:you are back。

多事之秋。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29日

多个权限的存储结构

我不想在blog上写技术,原因有两个:1.我十分担心写的内容涉及到公司核心技术机密,会被公司的法务抓起来刑讯逼供,要知道这群人都看过风声,手段高明的很,如果在我额头上刻上“间谍”、“叛徒”,以后再也找不到工作。2.怕皋博士发现我并不是和他一样不学无术,天天看AV,这样就会失去我最亲密的朋友,落得百年孤寂。

前几天dexter怂恿我:“你不写技术怎么能彰显你的功力,扩大blog的影响呢?”虽然我很功利,但是显不显功力我倒不在意,后者倒是我担心的关键,我的blog流量最高一天也没超过5个独立ip,偶尔有人也是搜索AV女星、黄色网站来的,虽然我和他们有同样的爱好,但是恐怕让他们失望了,这个blog基本上是属于纯文学范畴。dexter说国内的活跃互联网用户以it民工居多,要抓住他们就要写技术,我过得了皋博士这个心理关口,但还是忌惮法务的野蛮,dexter说不要紧,我去看了他的blog,哇靠,就算我这个不懂js的人也知道土豆前端是怎么写出来的了,就都不算泄密我还怕他奶奶个奶。

我很想写站内搜索,可是题目太大,一时不知从何下笔;想写TDD—测试驱动开发,但发现自己从来没严格执行过;想写项目管理中的思辨,但又觉得太虚;想写P2P开发中要注意的若干问题,但我又不会。这可难倒我了,正巧在做发布,敲些linux command line,想起半年前做的一个后台,里面的权限存储结构设计受到了linux权限的启发,就写这个好了。

问题:一个系统有n个模块,可以自由设定某个管理员可以管理哪些模块,怎么存储这些权限呢?

最直接的想法是数据库表里建立n个布尔型字段,每个管理员对应一串true、false,这样一来表设计就比较啰嗦,这还不是最麻烦的,过两个月产品经理说要增加一个模块,这个模块也要有独立的管理权限,这就逼着你在数据库加字段,很可能要请DBA操作。半年前我就碰到这样一个后台,9个模块,不同的管理员权限范围不一样,当时正在敲chmod 774 *.sh,就有灵感了,r=4,w=2,x=1,3种权限正好用二进制的其前3位表示,9个模块可以用9位二进制数表示,如果以后增加管理模块,只要增加第10位,11位,…就行了,事实上,半年后增加了5个管理项,现在数据库里每个管理员对应着一个整数,只用位操作就知道他的管理范围。mysql里int最大到2147483647,能存30个权限,bigint可以存62个权限,如果用unsigned可以多存一位,超过了这个数字就自己想办法吧!

这个问题讲完了,很简单的东西,但不是每个coder能想得到,写下来希望对某些人有帮助。其实我是不愿意做管理后台系统的,这涉及到大量的表单提交,而表单校验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毫无技术含量,比如用户名是不是只含有大小写字母和数字,身份证号码是不是15或18位出生年月是否合格,url地址是否可以访问,我可以在这列一份五万字的怨念,但除了皋博士没人愿意看这些,想到这篇blog是为广大it民工写的,我就此打住,此致敬礼!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20日

备案 & 被封

n多人说国内的网络环境非常恶劣,劝我不要在国内写博客,比如公司测试mm抱怨上不了facebook,说是国家不让上,我一听就生气,这是造谣,一个网站给自己起名叫非死不可,上不去怎么能怪党和国家呢!于是这个光辉的blog就诞生了。

不幸的是周一刚上班就收到了虚拟主机服务商的邮件,简明扼要的向我传达了坏消息:‘因收到网监的通知,您的站点需要立即进行备案,我们不得已只能暂时暂停您的账户’,杯具呀!赶紧一试,果然打不开,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周末憋了一肚子墨水,正想上班时写个100万字的小文章,创作热情得不到释放的痛苦不亚于便秘和尿路不畅啊!邮件末尾还有一段小字–‘请尽快在会员中心提交备案信息,然后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恢复您的帐户,我们会帮您完成备案’,我就急忙跑去填备案资料,这个备案表真是难填,里面好多项都让我不知所措,一边问客服一边填,填好之后我非常郑重的问客服:‘申请之后要等多久才有结果?’‘20天吧’这个回答短而有力,完全阐释了便秘两三天和便秘二十天带来的生理冲击之间的区别。这时我惊讶的发现填好的表格提交不了,客服帮我查了一下,非常专业的告诉我‘您不是我们的高级客户,不享有代为备案的服务’,我作为低端客户的代表非常专业的回了三个字‘草泥马’!

不就是备案嘛!我自己去。然而当我面对国家备案平台时还是惊呆了,这他妈是个什么破站啊!总是打不开,偶尔打开了还申请不了,仔细看了一下,‘本站推荐在ie 6下使用’,一下子把我拉回了5年前。我不信邪,打开封存已久的ie 7开始申请,经过半小时的折腾,克服了几次404,我终于提交了资料,平台上赫然出现‘二十天左右就有结果了,您先一边凉快去吧!’好吧,洗笔入库,砚墨封箱,20天后再讴歌党的伟大吧!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收到邮件‘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备案/许可证编号为XXXXXXXXX’,这工作效率完全改变了我对国家公务机构的看法,虽然网上有人说上海网站备案比较快,但不到24小时还是让我怀疑自己身在异国。备完案,我趾高气扬的找到了客服‘给爷开通吧!’

恢复了不到2小时,吃完午饭,发现又打不开了,去骂客服,客服很委屈,这台服务器上有人没备案,IDC机房把整台服务器封了,不让访问,不让换ip,我们也没辙。IDC机房的霸道我是知道的,二十天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又过了一天,客服联系我,说IDC的人松了些,可以内网访问这台服务器,问我要不要把东西转移到机房的另一台服务器上,那就移吧,ip变了,我还要跑去改网站的A记录,又是一顿折腾,终于能访问了。因为皋博士是我博客唯一的忠实读者,我赶紧把他叫来访问,皋博士这两天一直鼓励我:不抛弃,不放弃!相信党和国家!多难兴邦!陕甘不属于华北!

把这三天的折腾写下来,经历过的人会有些共鸣,可能对后来者是个提醒。另外发现google reader不能识别feedcat输出的feed,换成xml格式又损失了分段信息,无奈之下换成了feedsky。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19日

心灵捕手

上周开始,牙龈发炎,半边脸肿了起来,以前牙齿倒是经常疼,但牙龈还没出过问题,这他妈还是第一次,很多人看到我都热情的打招呼:“呦,吃着呢!鹌鹑蛋吧!”,我说话困难,不能自辩,只有在心里礼貌的回一个“操”。这种情况延续至今,整个周末我都在家里养病,以稀饭充饥,而且中超已经结束了,没了精神食粮,空虚异常,老婆这时提醒我“你那碟不是租了一个月了吗?看啊”,于是翻箱倒柜,翻山越岭,终于在冰箱冷藏室第二格找到了这张碟,你看家里面积小就是不好,东西都没地方放。电影的名字是Good Will Hunting,译作心灵捕手或者骄阳似我,是数学系师生长期用来意淫的片子,直到美丽心灵出现后,他们才找到下一个意淫对象。我在大学里多次听到同窗蹉叹“片子拍的太好了,really touch me,move me,仿佛写的就是自己,让我再看一章泛函吧!”,可见这个系的学生是多么自虐,而我当时正和我的team专心研究日本AV文化的解构主义,无暇分心看此片,没想到再次相逢已是十年后,正所谓十年生死两茫茫,我觉得自己是杨过,这部片子就是梦姑,第一眼在租碟店看到就被我带回家里,当宝贝供着,一直没看的原因是: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做好了自虐的准备,那么多数学系的学生受了毒害,走上了歧途,走上了不归路,我会不会看了之后又拿起测度论,变成精神病?现在牙龈疼,顾不了那么多,就当以毒攻毒,写好五千字的遗书压在冰箱下后,我就用颤抖的双手把这张碟放进五年前花99块钱买的没有牌子遥控器已经遗失面板断裂掉漆经常卡碟偶尔自动关机只剩下一个声道的DVD播放器,暗暗的对自己说“it’s time to face my fate”。

然而两个小时后片子结束时,I feel good,一点看测度论的冲动都没有。在当时看来,这部片子里罗宾·威廉姆斯无疑是最大牌的明星,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只是好莱坞刚刚冒芽的菜鸟,罗宾因此片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最让人意外的是这部片子的编剧是马特和本,他俩是自编自演,没想到现在看上去如此没有内涵的两个人一起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此外这部片子还得了7项奥斯卡提名,分别是最佳男主角(马特)、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剪辑、最佳摄影以及两个最佳音乐奖项,主要演员的表演都很到位,除了戏份不多的女主角丑了点,真是一部不错的片子。但是这部片子实际上和数学的关系不大,把男主角改写成物理天才、化学天才、生物天才、计算机天才、政治天才、体育天才,其他人物不作改动,这个故事还是一样感人。而且片子里的数学演算并不能算是很高深的数学,我只看到一些极限、偏导符号,还没有进入函数空间,不像是菲尔兹奖得主和旷世数学奇才讨论的难题,即便是在90年代也不算,欢迎广大数学系在读生、毕业生、肄业生向我拍砖。这部戏是围绕着天才的“恐惧被遗弃症”展开的,这他妈才是主题,不是数学,奥斯卡获奖大片里多数主角都他妈或多或少有点心理疾病,不装疯卖傻怎么能得奖呢。还算不错的是,这部片子主旋律还是温情脉脉的,不像美丽心灵里的纳什教授分裂的那么厉害让人觉得恐惧,大家的表演都不动声色,毫不浮夸,如春风拂面,就像和皋博士扯淡。顺便提一句,因为美丽心灵变态的更彻底一些,获得了4项奥斯卡大奖,更加成功。

而且我在看片的同时还非常邪恶的揣度了那些当年为这部片叫好的同窗,很简单,他们就是片子里那些自以为是的哈佛学子,虽在名校,却资质平常,但又非常渴望在学业上取得成功,只有耗费大量时间去看那些他们很难理解的专业书籍,他们不是在旷世奇才或者蓝波教授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而是在天才的女朋友—平凡的哈佛学妹斯盖拉身上找到了自我,片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温书写作业。我并不是对同窗不敬,事实上能在一件事情上执着下去,永不放弃,是非常难得的品质,也是能够获得回报的,大学里的老师多数是沿这条路走上来的,他们不能成为爱因斯坦,但可以和爱因斯坦聊聊相对论,也算是站在了学术界的顶端。既然说到了大师,不得不提一下菲尔兹奖,这是数学界的最高成就,只授予40岁以下的年轻数学家,4年才评一次,一次评出不超过4名获奖者,获奖人数远比诺贝尔奖少得多,迄今为止只有两位华人数学家获得过此奖—丘成桐、陶哲轩,对这两个人的评价都非常肉麻,我就不列出来了。

这部片子中文叫心灵捕手,看上去是Good Will Hunting的字面翻译,而且还蛮信雅达,但实际上Will Hunting是男主角的名字,换作我就直接译成“好小伙”。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9日

大头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1,153 views

很多网友在阅读了“都是朋友”系列后,对我的一些创作手法提出了批评,归纳起来大约有165大项,6733小项,比如:对待生活的态度、对待友谊的态度、对待党的态度……甚至还有人说我每次都以眼泪开头是才思枯竭的表现。鉴于我一向秉承“网友的意见顶个屁”创作理念,我又哭了,稀里哗啦,但哭了两个小时我还没想好这次祸害谁,于是我打开163的相册,在欣赏了三百多张筱雨和冠希大师的作品后,终于来到了大学时代,我一眼就看到了大头,他是我学生时代不得不提及的人。

大头的头其实不算大,但他的身体长得实在太瘦小了,比例失调后头就自然显得大了,很多头大的同学比较笨,比如皋博士、皋博士和皋博士,而大头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聪明的非常离谱。大头的记忆力不是盖的,据说他花了二十多天把英汉牛津词典背下来了,你随手写几个字母他就能说出是什么意思或者是哪个国际组织的缩写,后来英语老师不让他去上课了,说是压力太大,在我记忆里大头从大一上学期就开始做4、6级代考,后来经营范围扩大到雅思、托福、GRE、GMAT。大头IQ也是非常高,有一次我去找他,他正在沉思,我就在旁边翻看playboy,过了五分钟,他突然问我pi(圆周率)是不是3.14…(此后略去600多位)……我说:你背这干嘛,没技术含量呀。他说:我没背,刚才心算出来的。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忙说:你写下来,我去对对。后来和google出来的答案一对,你猜怎么着,居然小数点后第3位开始就不对了,这个故事说明大头勤于思考,虽然结果不咋样。

年轻人都喜欢看漫画,特别是日本的,什么海贼王、高达、柯蓝啥的,大头也不例外,他还和马路隔壁的动漫爱好者组成了一个cosplay社团,这个社团非常专业,cos过的经典角色有:黑猫警长、葫芦娃、三毛、蓝猫、皮皮鲁、海尔兄弟、阿凡提、大脸猫、喜羊羊、福娃丫丫,数不胜数,大头有一项绝招,就是cos ET,他有件灰绿色的夹克,穿上后和ET别无二致,听说斯皮尔胳膊在拍ET 20周年版的时候曾经考虑请大头出演,但是被广电总局以“国宝素不外借”为由拒绝了,然后被外星生命研究中心关起来研究了3个月。当然大头想泡妞的时候也经常穿着那件夹克在校园里走,很多女生都以为见到了心中的好莱坞偶像,纷纷上前:E老师,您给我签个名吧!签胸口就行!我是看着您的电影长大的!您这次来中国是上“艺术人生”吧!

大头对大家要求非常严格,经常因为看不惯我们的懒散作风、愚蠢行为、非专业素养而捶胸顿足,比如他看见老大玩星际就唉声叹气,大呼:家里兵营赶快出兵呀,农民又闲了还不出去开分矿……这让老大非常郁闷,正想发作的时候被大头一把抢过键盘晾在一边。大头刚开始看我们踢球火很大,把我们拉到他的寝室和他对练实况足球和拳皇,这使得我们的足球队走上了功夫足球的不归路。大头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每次犯了错,他就会向我们抱怨:我真他妈是个SB!比如有次他下载了一部有码的A片,就羞愤不已,连连自责,“A片怎么能看有码的,我太他妈SB了”。如果倾诉完还是不能化解,他就会找个玻璃瓶罐,伴着一声‘我操’砸的粉碎。当然这个动作非常危险,要掌握好出手角度,不能让玻璃碴子飞到自己的眼睛里,后来大家觉得很酷,都练起来了,宿舍楼整整一层地上全是玻璃碴子,毕业时听说和我们同楼层的计算机专业好多人被各省市的马戏团招去,原来只有印度阿三才能表演的赤脚踩碎玻璃突然在中国有了众多传人。

大头在毕业后做过很多工作,但是每次都因为不能忍受公司里的众多SB而迅速离职了,现在同学们都不知道大头在哪里混迹,希望大头过得幸福。
原文发表于2009年10月30日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