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面试小记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2,334 views

这篇博文的基调是吹捧百度,本来我没必要站出来为百度背书,而且这个时候中国互联网人都在讨论google将退出中国、百度股价首次超过google,时间敏感,搞不好会被人说:这五毛拿了钱写软文。但我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向来以牙还牙,向来睚眦必报,有胆量你骂的时候就留下地址我好到你家门口泼大粪。我只是觉得有必要把面试过程里感受到的几个百度人的优点写出来,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写的只是自己看到的一点事实,心里的一点感受,不会涉及到具体的面试题,如果你是找面经的应届生,估计没什么收获。

年初开始想换份工作,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在土豆网负责站内搜索引擎的开发,对搜索多少有一些经验,也有很大兴趣,很想在这个方向走下去,上海的互联网比较弱,不太可能找到好的搜索引擎开发职位,就拜托北京的朋友帮我向谷歌、百度投了简历。由于祖国母亲和谷歌的争端,谷歌的招聘似乎冻结了,断了这条路也好,一是我没把握能进去,二是进去也不大可能做搜索项目。很快,百度就有了回应,hr安排了一下,电话面了两次,无非是算法分析和项目介绍,坦诚面对,不好也不坏。很快hr来电,希望我去北京面一次,当面交流深入了解,我当即答应了。

百度大厦在13号线的西二旗站边上,步行5分钟就到,新盖的,不高但面积很大很气派。然而上地比我想象中要偏,都是一栋栋的大楼,很少商业和生活的气息,冬天的上地,几乎看不到绿色植物。进去之后在前台填了一下访客记录,过了不到5分钟,之前联系过的一位经理就带我到楼上的休息区,接下来是三轮面谈,有人偏向于管理,有人偏向于技术,如果我没听错名字,其中有一位是廖若雪,百度向外宣传过的一位技术牛人。主要讨论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挑战,解决的用了什么方案,还没解决的有什么样的idea,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技术细节,关键看我对搜索引擎开发有没有感觉;当然也会问为什么选择百度,未来2、3年的职位规划,离沪赴京有什么顾虑;我也问了一些百度面临的挑战,提了几个我对百度搜索的质疑。

有几点我想指出:

1.整个招聘流程非常紧凑,人员时间安排合理,从电话面试到面对面交流到发出offer,只用了2周不到,效率很高,期间没有遇到让我久等的情况。

2.整个面试过程就是在聊天,聊得非常舒服,没有给我施加什么压力,也没有问我稀奇古怪的问题,他们还会主动介绍我忽略的细节,吸引应聘者加入百度。

3.这几个百度人非常坦诚和积极,并不避讳公司的短板,无论是技术上的、战略上的、政治上的,毫不掩饰避讳,强调他们只是专心攻克自己面对的挑战,这就是他们对公司最大的贡献。

最后考虑到朋友的强烈推荐,我选择了qunar.com,放弃了百度的核心部门–网页搜索部的职位,其实我还是蛮想去百度修炼一下技术,体验一下真正的海量数据,这个愿望可能要先放几年了。令我意外的是:当我告知百度这个结果后不久,hr和技术经理分别联系了我,希望我再考虑一下,着实让人感动。

希望此文能帮百度加点分,让更多的技术好手放下成见去试试百度。很多人说百度已经这么成熟了,去了也使不上劲,但从我这次交流来看还有非常多的地方有待攻坚,修炼技术的机会很多。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20日

勿忘心安 — Farewell to dear all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5,227 views

纵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刻 – 我在土豆的路已走到了尽头。回首这段征途,记忆早变得斑驳,千万张或闪亮或惨烈或恬静的画面散落一地,竟显得有些模糊,轻掸掉身上的尘土,环顾四周的你们,我才确信离别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令人发指的无可逃避,只有引用蜀裔沪国著名文豪郭小四的箴言才能present我此刻的emotion: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悲伤逆流成河。

以前我曾对公司提出过很多批评和质疑,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对公司的正面评价:土豆网是一家伟大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必将在共和国不长的互联网史记上留下恢弘的一页。当然更加让我不舍的是你们 – 我的朋友们,各位身上所闪耀的光辉差点就灼瞎了我的眼睛:有的废寝忘食,术有专攻,业有所长,令我高山仰止;有的谦谦如水,不矜不伐,淡泊知远,令我如沐春风;有的目光如炬,胸怀全局,洞悉千里,令我自愧不如;有的仪表堂堂,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令我心生妒意。虽然以后在漫漫人生路上我还会结交新朋友,但你们却无疑将永远住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隐瞒和不坦诚只会带来误解和谣言,我必须清楚明了的告诉各位:我即将离开上海,奔赴北京展开自己下一段职业生涯,投身旅游行业垂直搜索引擎qunar.com。大家来北京记得找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参观优酷。

我经常在http://www.jetyang.com/archives/category/都是朋友 对朋友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文学创作,大家可以在这里关注自己传奇的命运,也许你就是下一个。

本着低调的行事作风,我不会走到各位面前娓娓道别,请理解,勿忘心安。好了,就写到这里,最后给大家送上一首歌,Placebo的Song to say goodbye

以上是本人今天早上发给土豆网众同事好友的告别邮件,关于此文我想做出几点说明:

1.写告别邮件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从几百人的mail list里找出close work partners和朋友,当挑出几十个账号后,总怀疑是否漏掉了谁,对于有些许强迫症的我来说这种感觉真要命。

2.原本不打算写告别邮件,也不与朋友们逐一告别,将冷酷进行到底,但有人提醒这样做显得太不通情达理、不近人情,似乎只有CXO级别的人才能这么屌。权衡少许,决定写封独具个人风格的告别邮件,操弄文字的快感我不愿错过。

3.由于才疏学浅,本人是在成语词典的帮助下才凑足第二段的排比句,颇费周折,然而某些词我并非完全满意,大家将就着看。

4.由于初拟此文时已经有意贴在blog上,因此并没有在其中提到具体的人、事、时间,希望不会对老东家造成困扰。

5.某些朋友对此文做出了口头、笔头回应,最主流的声音是:“你去北京,上海的房子怎么办?老婆怎么办?”谢谢大家的关心,目前我没有离婚卖房的打算,如有进一步消息我会通知大家。也有朋友惊讶:“我还以为年前你就走了”。

6.臯博士对此文亦有贡献,我曾将初稿email丫求丫斧正,臯博士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和具体的建议,虽然最后一条也没有采纳,但我仍想藉此机会感谢臯博士能放下手中繁重的IEEE审稿工作来指导我这样一位懵懂中年。

至此,3年10个月又11天的土豆生涯终结,我将迎来新的挑战。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18日

从北艾到重庆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201 views

皋博士的观察力非常敏锐,比如这周不下20次提醒我:你的博客打不开了。我非常无奈,上海电信的北艾机房也无我的容身之处,合租的服务器被逼搬到了重庆。从北艾机房下架,坐火车从上海到重庆,重庆上架,这个过程几乎花了7天时间,所以我的博客从上周六就没法访问,这周五下午才恢复。我这人好面子,不好意思告诉皋博士又被人抄了家底,只好骗他:访问量太大,暂时宕机,过一个小时再试!好在皋博士不能分辨101、324、404、500这些网络错误码,被我混过去了。

对于这段时间国内互联网行业里的黄色恐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我算是被玩残了,本来期望每天写篇文章把PR值做到9,现在看来主流搜索引擎们想跟上我的博客ip变化都有些困难。我非常担心重庆也不是长久之地,薄书记是热衷于严打的,黑社会眼看被打完了,接下来可以打互联网,比如把服务器都搬到朝天门码头挨个审核,不顺眼的直接扔进嘉陵江。我只好用宗教信仰对抗心中的恐惧,花3块钱买了一尊摔断左胳膊的残疾瓷菩萨供在家里,每晚向它祈祷:真主保佑我吧!

其实这几天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平静的度过了又一个生日,注意是平静的。一直觉得大肆庆祝生日是件特无聊特傻的事情,尤其是身边人还不断的帮你张罗帮你造势,大学时代我的SB朋友们有年把我过生日的消息发到了学校BBS上,把我吓了一跳,简直是在逼我退学,吃顿饭喝瓶酒的事不至于让他们这么high啊。当然这是我的人生观里比较奇特的一点,不太符合普世价值观,所以我从不主动输出这条价值观。说到祝贺方式,发短信就挺不错,打电话也可以但不要太肉麻,这些简单的方式我非常欣赏,让我受用不已,今年就有朋友给我发来祝贺短信,他们分别是: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海南航空、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民生信用卡客服中心、平安信用卡事业部(按收到短信先后排名),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本月刷光大、招行、民生、平安信用卡各一次,由于暂时没有长途出行计划,对海航的报答计划推后。

近日土豆网被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点名批评,视频搜索的相关结果中存在部分低俗视频,谁能告诉我用什么关键词能搜到这些低俗视频,跪求!

原文发表于2009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