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正儿八经

北京工作小记

今年年初只身来到中关村,算下来在北京已经工作9个月了,从互联网从业者的角度看,北京的发展机会比上海多太多了,以致于我受到诱惑,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换了一份工作。

先说说去哪儿吧,无疑是在线旅游行业的领军企业,它的模式和携程/e龙这种自己做代理商的模式完全不一样,而是整合了很多小的代理商,算是提供了一个平台。我是一直看好旅游行业的,不会受到信产部的管制,政策上也没有太大风险。但是我在去哪儿只待了两个月就离开了,原因很简单:在线旅游在国内毕竟还没有发展起来,盘子不大,技术上的挑战完全比不上土豆网,我又有点心高气傲,一冲动就走了。现在回想起来,在技术精细化的需求上,去哪儿也有不少待攻坚的地方,离开的决定过于草率。实际上我进去的时候,去哪儿正在招兵买马,进了一大批有实力的工程师,希望不久的将来,去哪儿能成功IPO。

后来,我到了现在的公司,雅虎北京研发中心,很多朋友都会问我:是不是阿里旗下的雅虎中国?真是尴尬,我只好解释这个研发中心刚成立不久,做些国际的产品和项目,和雅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雅虎正在走下坡路,负面新闻不少,我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想进一家国际性的超大互联网公司看看,这样的超级公司怎么运作,里面的管理和技术都有哪些独到之处。至于具体的工作是什么方向都不重要了。技术上我不想说太多,和业界一致,云计算和移动平台都是大热点。管理上非常人性化,比如这次小糯糯出生,我申请到在上海家里办公一个月,真是贴心,当然我所在的team人少,又和美国合作比较多,比较适合working from home。

过几天我就会离开小糯糯,离开上海,回到北京,从家庭角度来说,回到上海工作也许更好一些,但是北京确实是互联网技术人的天堂,未来的路怎么走,仍未知!

百度面试小记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2,335 views

这篇博文的基调是吹捧百度,本来我没必要站出来为百度背书,而且这个时候中国互联网人都在讨论google将退出中国、百度股价首次超过google,时间敏感,搞不好会被人说:这五毛拿了钱写软文。但我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向来以牙还牙,向来睚眦必报,有胆量你骂的时候就留下地址我好到你家门口泼大粪。我只是觉得有必要把面试过程里感受到的几个百度人的优点写出来,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写的只是自己看到的一点事实,心里的一点感受,不会涉及到具体的面试题,如果你是找面经的应届生,估计没什么收获。

年初开始想换份工作,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在土豆网负责站内搜索引擎的开发,对搜索多少有一些经验,也有很大兴趣,很想在这个方向走下去,上海的互联网比较弱,不太可能找到好的搜索引擎开发职位,就拜托北京的朋友帮我向谷歌、百度投了简历。由于祖国母亲和谷歌的争端,谷歌的招聘似乎冻结了,断了这条路也好,一是我没把握能进去,二是进去也不大可能做搜索项目。很快,百度就有了回应,hr安排了一下,电话面了两次,无非是算法分析和项目介绍,坦诚面对,不好也不坏。很快hr来电,希望我去北京面一次,当面交流深入了解,我当即答应了。

百度大厦在13号线的西二旗站边上,步行5分钟就到,新盖的,不高但面积很大很气派。然而上地比我想象中要偏,都是一栋栋的大楼,很少商业和生活的气息,冬天的上地,几乎看不到绿色植物。进去之后在前台填了一下访客记录,过了不到5分钟,之前联系过的一位经理就带我到楼上的休息区,接下来是三轮面谈,有人偏向于管理,有人偏向于技术,如果我没听错名字,其中有一位是廖若雪,百度向外宣传过的一位技术牛人。主要讨论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挑战,解决的用了什么方案,还没解决的有什么样的idea,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技术细节,关键看我对搜索引擎开发有没有感觉;当然也会问为什么选择百度,未来2、3年的职位规划,离沪赴京有什么顾虑;我也问了一些百度面临的挑战,提了几个我对百度搜索的质疑。

有几点我想指出:

1.整个招聘流程非常紧凑,人员时间安排合理,从电话面试到面对面交流到发出offer,只用了2周不到,效率很高,期间没有遇到让我久等的情况。

2.整个面试过程就是在聊天,聊得非常舒服,没有给我施加什么压力,也没有问我稀奇古怪的问题,他们还会主动介绍我忽略的细节,吸引应聘者加入百度。

3.这几个百度人非常坦诚和积极,并不避讳公司的短板,无论是技术上的、战略上的、政治上的,毫不掩饰避讳,强调他们只是专心攻克自己面对的挑战,这就是他们对公司最大的贡献。

最后考虑到朋友的强烈推荐,我选择了qunar.com,放弃了百度的核心部门–网页搜索部的职位,其实我还是蛮想去百度修炼一下技术,体验一下真正的海量数据,这个愿望可能要先放几年了。令我意外的是:当我告知百度这个结果后不久,hr和技术经理分别联系了我,希望我再考虑一下,着实让人感动。

希望此文能帮百度加点分,让更多的技术好手放下成见去试试百度。很多人说百度已经这么成熟了,去了也使不上劲,但从我这次交流来看还有非常多的地方有待攻坚,修炼技术的机会很多。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20日

勿忘心安 — Farewell to dear all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5,227 views

纵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刻 – 我在土豆的路已走到了尽头。回首这段征途,记忆早变得斑驳,千万张或闪亮或惨烈或恬静的画面散落一地,竟显得有些模糊,轻掸掉身上的尘土,环顾四周的你们,我才确信离别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令人发指的无可逃避,只有引用蜀裔沪国著名文豪郭小四的箴言才能present我此刻的emotion: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悲伤逆流成河。

以前我曾对公司提出过很多批评和质疑,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对公司的正面评价:土豆网是一家伟大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必将在共和国不长的互联网史记上留下恢弘的一页。当然更加让我不舍的是你们 – 我的朋友们,各位身上所闪耀的光辉差点就灼瞎了我的眼睛:有的废寝忘食,术有专攻,业有所长,令我高山仰止;有的谦谦如水,不矜不伐,淡泊知远,令我如沐春风;有的目光如炬,胸怀全局,洞悉千里,令我自愧不如;有的仪表堂堂,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令我心生妒意。虽然以后在漫漫人生路上我还会结交新朋友,但你们却无疑将永远住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隐瞒和不坦诚只会带来误解和谣言,我必须清楚明了的告诉各位:我即将离开上海,奔赴北京展开自己下一段职业生涯,投身旅游行业垂直搜索引擎qunar.com。大家来北京记得找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参观优酷。

我经常在http://www.jetyang.com/archives/category/都是朋友 对朋友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文学创作,大家可以在这里关注自己传奇的命运,也许你就是下一个。

本着低调的行事作风,我不会走到各位面前娓娓道别,请理解,勿忘心安。好了,就写到这里,最后给大家送上一首歌,Placebo的Song to say goodbye

以上是本人今天早上发给土豆网众同事好友的告别邮件,关于此文我想做出几点说明:

1.写告别邮件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从几百人的mail list里找出close work partners和朋友,当挑出几十个账号后,总怀疑是否漏掉了谁,对于有些许强迫症的我来说这种感觉真要命。

2.原本不打算写告别邮件,也不与朋友们逐一告别,将冷酷进行到底,但有人提醒这样做显得太不通情达理、不近人情,似乎只有CXO级别的人才能这么屌。权衡少许,决定写封独具个人风格的告别邮件,操弄文字的快感我不愿错过。

3.由于才疏学浅,本人是在成语词典的帮助下才凑足第二段的排比句,颇费周折,然而某些词我并非完全满意,大家将就着看。

4.由于初拟此文时已经有意贴在blog上,因此并没有在其中提到具体的人、事、时间,希望不会对老东家造成困扰。

5.某些朋友对此文做出了口头、笔头回应,最主流的声音是:“你去北京,上海的房子怎么办?老婆怎么办?”谢谢大家的关心,目前我没有离婚卖房的打算,如有进一步消息我会通知大家。也有朋友惊讶:“我还以为年前你就走了”。

6.臯博士对此文亦有贡献,我曾将初稿email丫求丫斧正,臯博士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和具体的建议,虽然最后一条也没有采纳,但我仍想藉此机会感谢臯博士能放下手中繁重的IEEE审稿工作来指导我这样一位懵懂中年。

至此,3年10个月又11天的土豆生涯终结,我将迎来新的挑战。

原文发表于2010年3月18日

涅槃@linode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正儿八经 | 2,574 views

原来买的blog主机早就过期了,但由于忙于工作和一些生活琐事,一直没有迁移自己的blog,几天前linode做年末促销,就去买了一个linode 512,没费太大功夫就把环境搭好了,备份的数据少了最新的四篇,没办法,依旧是从GReader里找回来,再贴一遍,评论丢了几条,就不打算补了。接下来几天争取多写一点字,毕竟这大半年我的工作生活也有很大的变化。

宽客人生

宽客人生应该是1年多前在大众书局买的,当时翻了一章就放下了,应该是被某个项目给拖住了,再次拾起已经是上个月,书不厚,花了一周读完。这本书明显分成前后两个部分,作者德曼前半生在物理学术界挣扎,后来在金融界飘着,书的结尾提到他又回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做了金融工程系的系主任。

书的前半部分很好看,提到很多物理大师的成果、工作习惯、古怪的脾气以及生活趣事,还有德曼自己在南非、美国各地、英国的学习研究经历。字里行间透露着他在物理界混的并不如意,他很早就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大师(他多次提到李政道的学术素养、聪明智慧是自己难以企及的,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攻博期间李是那里的教授),当然他完全可以混下去,他清楚如何对新的理论、猜想作出推广、变形、计算,从而完成一两篇还不错的论文,这个能力可以让他在非著名大学获得一份薪水不高的终生教职(最后他离开物理界时已经获得了,但只待了一年)。钱不多,工作不稳定(博士后只能做两年,做满一年时又要申请下一期了),夫妻分居(她老婆是生物博士,但两人很难在同一所大学申请到职位),他迟迟没有离开的原因是他很爱物理这门科学,这他妈真要命,我的不少同学还在数学界奋斗着,估计很难出个大师,希望他们能活的洒脱点,别跟自己较真儿。

后来,德曼跨入了金融界,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是在高盛度过的,书里很少描写他在期权定价模型上取得的具有开创性的成果,也没多写获得年度金融工程师的荣耀场面,多在描写怎么和人打交道,金融圈可不像物理界那么单纯,和交易员合作是不容易的事。这部分看得我昏昏欲睡,只有一个细节影响很深,他的上司费希尔·布莱克和斯坦福大学的米隆·肖尔斯、哈佛大学的罗伯特·默顿共同创立了布莱克-肖尔斯模型,这成了业界标准,但是由于布莱克没有学术界职位,诺贝尔评委会等布莱克去世1年后把经济学奖颁给了另两人,这让德曼为老朋友愤愤不平,认为诺贝尔评委会歧视非学术界的人,就是在等布莱克死。我不清楚德曼自己创立的布莱克-德曼-托伊利率模型和德曼-卡尼局部波动率模型在金融界有多大的影响,如果很牛,那他回到哥伦比亚大学当系主任是否为了等待诺贝尔奖的垂青呢?

当初买这本书我是想了解数量金融工程师要做些什么,自己是否可能进入这个行当,我以为自己是金融知识的爱好者,但是我错了,我对经济、金融一点都不感兴趣,每当书里提到期权定价的细节时,我就想吐,想快点翻过去,我只是对金融行业的高薪酬感兴趣,这也是德曼选择高盛的理由。

原文发表于2009年10月30日

教师节快乐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正儿八经 | 标签: | 1,108 views

早上起床照例把电视调到央视新闻频道,我以为只会看到某地的煤矿瓦斯突出几死几伤几失踪、某地的高速公路车祸几死几伤中断通行几小时、某地因水源污染导致断水几天、某地的政府机构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包围冲击这样的日常消息,哪知道看到的是某乡村女教师一人撑起一个家,接下来又是某教师敬业爱岗的故事,我马上就明白了:今天是教师节。从进小学到出大学,一共在学校待了19年,教过我的老师不知道有没有300?这个数字实在不好估计,因为能给我留下印象的实在不多,偶尔能想起的更是屈指可数。

小学快毕业时,语文老师姓雷,是个文学青年,出过诗集,看上去很内敛很羞涩。有次他叫大家写篇冬季的作文,他批改完后对全班说‘请大家抄作文找准对象,不要选择朱自清这样的名家’,这话虽不是针对我但让我受益终生,作弊要把握一个度,不能用力过猛。当时学风不好老师都喜欢体罚学生,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经常暴怒,下手也狠,雷老师不怎么体罚总是和颜悦色,带来的后果是学生更加不怕他更加闹,有次他终于爆发了,让每个人都站起来,挨个拿笤帚抽,不分男女,抽过之后,大家依然很闹,他依然羞涩。我小学毕业后几年听说他辞职了,办作文竞赛培训班,发了财。

初中数学老师叫黄明维,是个老顽童,总是喜欢色咪咪的站在小姑娘的后面捉住伊的小手说‘我来教你做这题’,要是男生问他问题,他就会揪住耳朵训斥‘这题都不会’,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因为我不想问他问题总在自学。他有个绝活是徒手画几何图形,直线、圆、坐标系挥手而就,跟作图工具画的别无二致,很见功力。因为成绩好我自以为能和他开玩笑,有次校外遇到他直呼其名,结果被他告到班主任那里,停课一天,还被押去向他道歉,这件事让我明白对长辈不能太放肆。高中数学老师叫唐宗保,30岁左右,不会说普通话和武汉话,‘每个人’被他读成‘美国人’,教了一年后,全年级一半男生能模仿他的声音,自习课总是很吵,每10分钟就有个声音从教室某个角落传出‘好,美国人抖安静’,换来的是10秒钟的安静、爆笑和下一阵更大的喧闹,经常模仿也就经常被他撞见,他也不怎么生气。虽然我上课不怎么听讲总是埋头做自己的习题,但当时我总是对身边同学说这是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他非常负责,对学生和蔼,又不失威严,教案写的整整齐齐,讲课非常细致,课后答疑也很耐心,不会像黄老师那样以‘我还要回家做饭’为由推脱。大学后听说唐老师当了年级组长,评了特级教师,真为他高兴。

初中语文老师姓柯,喜欢深情并茂的为同学朗读‘十里长街送总理’、‘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等课文,读不到十句就已经泪流满面了,现在想来党性真的很强。高中语文老师是个转业老兵,总喜欢讲他为首长站岗、和战友训练、对越反击战对印反击战的野史,而且是翻来覆去讲,把人恶心的够呛。高中物理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叫刘德华,‘美国人’听到都会问我‘真的假的?’,我他妈就在这儿第一千零一遍重申:真的。刘老师看上去总是病怏怏的,高瘦的身形显得有些阴郁,我总觉得自己物理不好和他偏慢的教学风格有关系,但高考时我物理考了148(150满分),把我吓了一跳,他得意的说‘我教的不错吧!’,后来学大学物理时证明他是错的,我真的不行,刚一碰理论力学教材心里就发怵,后来听说他调到教委。高中换过几个化学老师,其中有一个矮胖的男人姓操,现在想来叫他‘操老师’很滑稽,那些偷笑的同学请注意自己的素质,操老师是很有职业操守的老师,有次小考他把我叫过去,‘去学校对面小卖部帮我买包烟!’‘好,什么烟?’‘…,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帮我盯着测验’‘好’,后来那次测验大家的平均成绩提高了15分,没人不及格,当然我的化学课代表也没法当下去了。

大学里主课基本上都是数学,数学分析、线性代数、空间解析几何、概率统计、微分方程、复变函数、数值计算、偏微分方程数值解、最优化理论、数学模型、泛函分析等等,有很多年纪很大的老师讲课都很扎实,来龙去脉讲的清清楚楚,上课从不迟到早退,深得学生的喜爱,可是职称却上不去,因为没有论文上个副教授都很难,当时同学们很为这些老教师鸣不平。王小林、郑延履、杨文茂、郑惠娆、钟寿国、孙乐林都是很好的老师,有些老师退休了,在数学院的网站上也查不到他们的名字,遗憾。当然也不是每个老师都认真负责,有些老师明摆着只是走个过场,读读教义,黑板上抄抄演算公式,动不动就取消一次课,考试全放,他好我也好全都好!大学时代我延用了高中的学习模式,不听讲自己看书,学习环境太宽松,没给自己压力,导致很多课学的不扎实,到研究生阶段那些数学课我已经很难跟上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在这个阶段认识两位优秀的老师,一个是我的导师胡宝清,正值壮年,谦谦君子,话不多,从不向晚辈吹嘘自己的过往,待人和善,学生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现在他是信息与计算科学系的系主任,长期在香港做访问学者。另一个是黄正华,他和我是同一级胡老师的学生,但他此前在武测教书多年,是个非常棒的年轻老师,李德仁院士任武测校长时曾经慕名去听过他的高等数学课,他得知我生活窘困,介绍我去某成人教育学院代课,知道我没经验,还邀请我去听他的课,真是受益匪浅,从讲课的角度来看,他绝对能排进我见过的老师前三。两年前回武汉和胡老师、黄老师聚过一次,黄老师刚刚做了父亲,小男孩乖巧可爱,不哭不闹特别像他。

祝老师们节日快乐!当然也包括老妈,她是一名退休小学老师!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