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一地鸡毛

北京租房小记

2010-12-29,星期三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2,204 views

到北京已经两周了,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自己安顿下来,首当其冲是租房。

要租房找中介,在上海这种经验有过几次,毫不陌生,轻车熟路,下了飞机就找了中关村附近的几家中介留下电话,从第一天开始看,看到第6天,终于看中一个还不错的,这个‘不错’完全是和前5天看的房比较,总体来说性价比要比上海差些,也许我一开始就应该去唐家岭试试运气。中介带我看这间房的时候,房主就在里面住着,是一对小夫妻,聊了一会儿我和中介就走了,出来后我就想:中介犯了大忌呀,如果我再跑回去和房主定下来,他就拿不到中介费了。

回临时住处的路上,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飞了中介,这完全因为我是一个道德感极强的人,除了超市捏薯片方便面随地大小便代办假证私刻公章考试作弊信用卡套现占公司小便宜酒后闹事欺男霸女,其他的坏事我想都不敢想。每当迷茫的时候我都会找当地德高望重的朋友帮我解惑,我立马就想到了Key,他是法大毕业的,和我的偶像三表哥是校友,从不闯红灯,可见这是一个多么靠谱的选择。我马上拨通了Key的电话,情况稍微描述了一下,就问:‘飞不飞?’Key说:‘好,哪家店?我最喜欢双飞了!’我:‘操,你现在去洗把脸,我再跟你说一遍!’过了十分钟,我又咨询了一遍Key,他很犹豫:‘飞了吧!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最好做的低调点!反正我以前没飞过!’

我回到临时住处,休息一下准备杀回马枪,抽空上网看了一下谷歌生活搜索里的租房搜索,赫然发现刚才看过的那个房源(同一个小区、楼层契合、房主要求年付,这三点足可以判断就是我刚看的),居然是个人房源,马上心里骂了一句:操蛋的中介居然想骗我钱。按网页上的电话打过去,正是房主,谈了一下细节,就口头定了下来,第二天去付订金。就这样飞了中介,还省得我跑回去一趟。

到达北京的第11天,我终于有了一个较长期的住所,接下来是购置一些生活用品,皋博士一直催促我:怎么还没有更新blog,为了让丫闭嘴,我就抽空写了这篇,献给皋博士和双飞王子。

原文发表于2010年4月5日

感冒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159 views

一语成谶,果然重庆并非乐土,合租的服务器又被搬到了北京,又折腾了两个星期,皋博士长时间访问不了都快急疯了,几次联系我:‘在澳洲给你找台服务器吧,先写两篇给我过过瘾,你的blog就是我的灵魂家园呀!’我婉拒了他的好意,党和政府特意让我们这些bloger休息休息,免得积劳成疾,这是爱护,这是关心,这是在贯彻科学发展观呀!当然我不会再对本博客的未来做预测了,因为提到未来我的脑海里基本上就是2012,特惨!

正当我摩拳擦掌、文思泉涌的时候,感冒了,非常重,平均5分钟打一个喷嚏,鼻涕长流,浑身乏力,头脑发胀。很多打喷嚏有经验的朋友知道,一个有劲道的喷嚏会震裂很多肺部毛细血管,胸口有剧烈的刺痛感,虽然我有丰富的医学知识但这对缓解疼痛没有任何帮助,他妈的,感冒头两天觉得自己就像无时无刻不在玩胸口碎大石。鼻子仿佛成了小溪,鼻涕就没断过,半天就能消耗一包200抽的纸巾,公司对我的非正常纸巾使用量意见很大,所以我不得不从充满哀怨眼神的负责后勤的阿姨怀里抢走技术部仅剩的两三包纸巾;回到家我就变得节省了,毕竟要自己出钱,我IQ很高,拿两张纸巾卷成卷塞进鼻孔里,开开心心看电视,过了10分钟发现,纸卷的末端垂进嘴里,还湿湿的,杯具呀,纸卷被鼻涕浸透了,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长大后,鼻涕还是咸的,和青春期并没有什么不同!上次身体这么难受应该是踢球导致的右脚骨折!

但我没有请假,因为有两个小玩意儿要上线走不开,虽然精力不可能完全放在工作上,配合测试、发布应用、回回邮件、开开闷会、看看twitter、调戏美眉这些基本行为我还是能够自理的,特别是最后一项。难能可贵的是我还抽空参加了一次饭局,除开我还有6位互联网业的精英,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极有可能被我筷子上携带的病菌感染了,想想就很有成就感,欧耶。

一直以来我有个特异功能,就是感冒好的特别快,前一天还病怏怏扶墙作黛玉状,后一天就能生龙活虎去参加冬泳。这次也不例外,今天一起床就发现鼻子不堵了,头不晕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爬50楼也不喘了,您认准了,新盖中盖。嗯,前半段是事实,后半段是插播广告。周二至周四感冒3天,仅作此文祭奠那些陪我走过这段日子的纸巾。

原文发表于2010年1月8日

从北艾到重庆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201 views

皋博士的观察力非常敏锐,比如这周不下20次提醒我:你的博客打不开了。我非常无奈,上海电信的北艾机房也无我的容身之处,合租的服务器被逼搬到了重庆。从北艾机房下架,坐火车从上海到重庆,重庆上架,这个过程几乎花了7天时间,所以我的博客从上周六就没法访问,这周五下午才恢复。我这人好面子,不好意思告诉皋博士又被人抄了家底,只好骗他:访问量太大,暂时宕机,过一个小时再试!好在皋博士不能分辨101、324、404、500这些网络错误码,被我混过去了。

对于这段时间国内互联网行业里的黄色恐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我算是被玩残了,本来期望每天写篇文章把PR值做到9,现在看来主流搜索引擎们想跟上我的博客ip变化都有些困难。我非常担心重庆也不是长久之地,薄书记是热衷于严打的,黑社会眼看被打完了,接下来可以打互联网,比如把服务器都搬到朝天门码头挨个审核,不顺眼的直接扔进嘉陵江。我只好用宗教信仰对抗心中的恐惧,花3块钱买了一尊摔断左胳膊的残疾瓷菩萨供在家里,每晚向它祈祷:真主保佑我吧!

其实这几天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平静的度过了又一个生日,注意是平静的。一直觉得大肆庆祝生日是件特无聊特傻的事情,尤其是身边人还不断的帮你张罗帮你造势,大学时代我的SB朋友们有年把我过生日的消息发到了学校BBS上,把我吓了一跳,简直是在逼我退学,吃顿饭喝瓶酒的事不至于让他们这么high啊。当然这是我的人生观里比较奇特的一点,不太符合普世价值观,所以我从不主动输出这条价值观。说到祝贺方式,发短信就挺不错,打电话也可以但不要太肉麻,这些简单的方式我非常欣赏,让我受用不已,今年就有朋友给我发来祝贺短信,他们分别是: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海南航空、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民生信用卡客服中心、平安信用卡事业部(按收到短信先后排名),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本月刷光大、招行、民生、平安信用卡各一次,由于暂时没有长途出行计划,对海航的报答计划推后。

近日土豆网被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点名批评,视频搜索的相关结果中存在部分低俗视频,谁能告诉我用什么关键词能搜到这些低俗视频,跪求!

原文发表于2009年12月20日

从怒江到北艾

华东一带互联网技术人都应该知道怒江、北艾是上海的两个IDC机房,怒江是移动的,北艾是电信的,所以这篇日志并不是游记,而是关于这一周发生在我身上的悲惨故事。

两周前央视推广了一个新词:高清炮,据说是一个寂寞难耐的女中学生首先提出的,她的艺名叫兰兰,这个词深得我心,就拿到办公室用在了孝林身上,完全没想到10天后这个玩笑开到了我的blog上。央视这次曝光手机色情网站的行动我是完全支持的,你想想手机这么小的屏幕怎么能看高清炮呢?移动3G网络还没建好,GPRS下个视频要费多大劲啊!再说网上有那么多免费的资源,为什么要把钱扔到移动口袋里呢?但没想到移动是个软柿子,央视还没怎么捏,它就开始整改了,力度还挺大,其中一个措施就是把怒江机房的网线拔了,导致所有托管在怒江机房的网站都没法访问,我合租的服务器就在这个机房,也成了受害者,整个IDC机房断网充分说明了移动管理不到位,根本不清楚托管了些什么网站,我猜它手里连一份域名列表都没有。

皋博士最先发现了我的博客无法访问,向我通告了这个噩耗,接下来我就每天定时去骂提供合租服务器公司的客服,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但是我还能做什么呢?难道去骂移动的客服?昨天,当我稍微平复一点儿,准备接受宿命的安排,结束我的博客生涯时,每天被我骂的客服MM向我通知:已经把服务器拖出来运到了北艾机房,并且已经上架。我改掉域名的A纪录,半小时后皋博士从大洋彼岸向我发来消息:you are back。

多事之秋。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29日

备案 & 被封

n多人说国内的网络环境非常恶劣,劝我不要在国内写博客,比如公司测试mm抱怨上不了facebook,说是国家不让上,我一听就生气,这是造谣,一个网站给自己起名叫非死不可,上不去怎么能怪党和国家呢!于是这个光辉的blog就诞生了。

不幸的是周一刚上班就收到了虚拟主机服务商的邮件,简明扼要的向我传达了坏消息:‘因收到网监的通知,您的站点需要立即进行备案,我们不得已只能暂时暂停您的账户’,杯具呀!赶紧一试,果然打不开,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周末憋了一肚子墨水,正想上班时写个100万字的小文章,创作热情得不到释放的痛苦不亚于便秘和尿路不畅啊!邮件末尾还有一段小字–‘请尽快在会员中心提交备案信息,然后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恢复您的帐户,我们会帮您完成备案’,我就急忙跑去填备案资料,这个备案表真是难填,里面好多项都让我不知所措,一边问客服一边填,填好之后我非常郑重的问客服:‘申请之后要等多久才有结果?’‘20天吧’这个回答短而有力,完全阐释了便秘两三天和便秘二十天带来的生理冲击之间的区别。这时我惊讶的发现填好的表格提交不了,客服帮我查了一下,非常专业的告诉我‘您不是我们的高级客户,不享有代为备案的服务’,我作为低端客户的代表非常专业的回了三个字‘草泥马’!

不就是备案嘛!我自己去。然而当我面对国家备案平台时还是惊呆了,这他妈是个什么破站啊!总是打不开,偶尔打开了还申请不了,仔细看了一下,‘本站推荐在ie 6下使用’,一下子把我拉回了5年前。我不信邪,打开封存已久的ie 7开始申请,经过半小时的折腾,克服了几次404,我终于提交了资料,平台上赫然出现‘二十天左右就有结果了,您先一边凉快去吧!’好吧,洗笔入库,砚墨封箱,20天后再讴歌党的伟大吧!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收到邮件‘您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审核,备案/许可证编号为XXXXXXXXX’,这工作效率完全改变了我对国家公务机构的看法,虽然网上有人说上海网站备案比较快,但不到24小时还是让我怀疑自己身在异国。备完案,我趾高气扬的找到了客服‘给爷开通吧!’

恢复了不到2小时,吃完午饭,发现又打不开了,去骂客服,客服很委屈,这台服务器上有人没备案,IDC机房把整台服务器封了,不让访问,不让换ip,我们也没辙。IDC机房的霸道我是知道的,二十天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又过了一天,客服联系我,说IDC的人松了些,可以内网访问这台服务器,问我要不要把东西转移到机房的另一台服务器上,那就移吧,ip变了,我还要跑去改网站的A记录,又是一顿折腾,终于能访问了。因为皋博士是我博客唯一的忠实读者,我赶紧把他叫来访问,皋博士这两天一直鼓励我:不抛弃,不放弃!相信党和国家!多难兴邦!陕甘不属于华北!

把这三天的折腾写下来,经历过的人会有些共鸣,可能对后来者是个提醒。另外发现google reader不能识别feedcat输出的feed,换成xml格式又损失了分段信息,无奈之下换成了feedsky。

原文发表于2009年11月19日

猎头

2010-03-09,星期二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910 views

职场上怎么衡量每个人的能力高下呢?有一种很流行的指标是猎头给你打电话的频率,接到猎头的电话越多就越nb,越少就越sb。虽然我在职场混迹了这么长时间,贵为著名视频网站T公司的超级工程师,但用这条标准来衡量,我无疑是超级sb工程师。偶尔也会接到sun、oracle、ibm、emc的电话,但内容都是他们推出了超级nb的新产品,有没有兴趣来两套;虽然语气热忱,但我只能礼貌的告诉他(或她)我不负责采购,这种肥差轮不到我。然而事情终究还是有了转机,今年开始接到了四五个猎头的电话,第一次接到时把我吓了一跳–这就是传说中的猎头啊!!!但命运似乎还是不济,这几个猎头更像是在耍我。举三例如下:

猎头A:你好,你是XX吧!我是北京的XX猎头公司的。
我:你好!
猎头A:我这里有一个创业公司的职位!你有兴趣吗?
我:说说看。
猎头A:他们想做一个B2C网站,现在还没起步,想招一个动手能力强的工程师,工作会很辛苦,薪资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高,但有期权。
我:这好像就是我的现状……钱不多很累有期权。有没有每天闲着钱又多的职位,期权无所谓。
猎头A:……我们有合适的职位再联系你吧。
难道我塌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已经传到猎头耳朵里了,一定要把我放到创业型公司里反复淬炼?

猎头B:你好,你是XX吧!我是著名的XX猎头公司的。
我:你好!
猎头B:你是著名视频网站T公司的超级工程师,对吗?你一定听说过我们公司吧!
我:你再说一遍公司名,刚才没听清。
猎头B:XX。
我: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
猎头B:不可能吧,我们公司很有名的,您这种级别的工程师怎么会没听说过呢?
我:真没听说过。
猎头B把电话挂了。
其实她说第二遍时我也没听清楚公司名,但我确定没听说过,因为我一家猎头公司都不知道。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在鸡毛蒜皮上把事情谈崩了,她是哪家公司的重要吗?或者我应该一开始就敷衍她:‘久闻大名呀!你好你好’。这次连什么职位都没听到,真是遗憾。

猎头C:你好,你是XX吧!我是XX猎头公司的。
我:你好!
猎头A:是一个朋友给我你的电话的,你现在还在著名视频网站T公司吧!我现在手头有个很好的职位,你有兴趣吗?
我:继续。
猎头C:你现在是负责华东地区的总策划,对吗?新职位是
我打断她:你说的是我们公司另一个XX,不好意思,同名同姓!
猎头C:真的吗?
我:真的,我是技术部的。
猎头C:那下次有合适的职位我再打给你吧!
我就知道不可能是我的朋友给她联系方式的,而是公司某个人把邮件列表泄露出去了,拜托做的专业一点,把部门、基本工作内容也标注一下,你看这电话打过来多尴尬!

原文发表于2009年10月16日

促销员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882 views

离小区不远开了家世纪联华,我跑去逛,二楼卡夫饼干在促销,免费品尝趣多多的新口味,我在促销mm边上来回走了几遍,还故意逗留在饼干堆前仔细查看生产日期,但mm没有发给我饼干的意思。人不多,mm不会看不见我啊!磨蹭了5分钟后,我终于失去耐心,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不给我一块饼干呢?她扫我一眼,说:我很佩服你自取其辱的勇气!我倒吸一口凉气,后悔没早给超市提建议:不要请素质太高的促销员!!!

写于2009-05-02,开心网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7日

买书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974 views

今天去超市的路上,路过一个盗版书摊,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我居然停了下来。老板是个年轻人,看我彷徨,扔过来两本,“包你好看”。《乱伦宝贝》、《东北小姐》,一看书名我就怒了,把我当什么人,于是非常严肃的说“两本都给我包起来”

写于2008-10-18,开心网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7日

近况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1,351 views

近来工作非常忙,不仅是我,是整个公司,大家似乎都在营造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氛为即将到来的祖国母亲的60大寿献上一份厚礼,就像大话西游里二当家经典的一句“大家都灭火怎么少得了我”。让我觉得可耻的是:今天,周五下午,一个离60周年庆只有26天倒计时的下午,我偷懒了,事情放在手边却无动于衷,自从早上应付了几封邮件就在发呆,我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对自己咆哮:Jet,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忘了小时候面对鲜艳的少先队旗曾经立下“忠党爱国”的誓言?你愧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打下的江山!你愧对公司每个月发给你虽不能让你富足却不至于让你饿死的工资!你愧对今天早上喝的两罐免费可乐呀!你这般少壮不努力,又有何颜面每晚面对武藤兰、萩原舞、高树玛利亚、小泽圆、京野明日香、沢井芽衣这些优秀的日本女演员在电脑上入肉三分的表演!可是心底的我只是摇头叹息:我累了,真的累了!

这段时间还是有些事情发生的:周二和小叶公司踢球,小叶忙于公务没去,hans去了,他现在简直是瘦版的卡莫拉内西,精神状态不错。由于长时间没有踢球,球队每个人都表现的很一般,依靠两名外援的发挥我们才比都市客多进4、5个球,一个是土豆大S的男朋友一个是PC的朋友。我踢得时间不长,和hans扯了一会儿淡。新疆很乱,民族问题很难解决,我不抱太大期望,最多也是暂时压制下来,将来还是会爆发的;我有民族主义倾向,不会同情民族冲突中处于劣势的藏维,但我也不愤,不会用语言、武力攻击他们。李开复老师离开谷歌了,我不是李老师的粉丝,但听药师说的确有些谷歌员工哭了,说明李老师确实有很强的人格魅力,谷歌这四年在中国发展的还算是四平八稳吧!我没资格对李老师评头论足、说三道四,不过我还是要说我不喜欢谷歌音乐。昨天老张找了ebay的老同事向我们介绍ebay搜索的架构,真他妈是大公司,几千台服务器做搜索,号称高峰时达到每秒6位数以上的请求,用的东西也很豪华,让我们这些在开源世界里扒货的人很自卑,由于他们用的很多东西我没接触过学习的效果也很有限,算是开开眼吧!

一直想写的多一点,可是工作忙起来就把写作热情扼杀了,想了一下,先把开心网的旧东西搬过来,这个地方也要扮出一番繁荣的景象。如果有时间,想写个关于站内搜索引擎的系列,把工作上的心得记录一下。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4日

快递

2010-03-08,星期一 | 分类:一地鸡毛 | 标签: | 964 views

近来一直很忙,我几乎忘了还有皋博士这个朋友,但是前两天媒体都在炒作酒井法子吸毒,我就想起了去缅甸运粉的事情,马上和皋博士取得联系,对话如下:

我:我的枪怎么还没寄到?

皋博士:快递公司不接AK47的活,问了几家,NTN、联邦慢运都说违法。

我:你要老娘拿匕首防身啊!我是去缅甸,不是商店!

皋博士:还有个好消息,他们说可以快递海洛因,要不我先给你快递两斤过去。

我:……

原文发表于2009年8月12日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