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客人生

宽客人生应该是1年多前在大众书局买的,当时翻了一章就放下了,应该是被某个项目给拖住了,再次拾起已经是上个月,书不厚,花了一周读完。这本书明显分成前后两个部分,作者德曼前半生在物理学术界挣扎,后来在金融界飘着,书的结尾提到他又回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做了金融工程系的系主任。

书的前半部分很好看,提到很多物理大师的成果、工作习惯、古怪的脾气以及生活趣事,还有德曼自己在南非、美国各地、英国的学习研究经历。字里行间透露着他在物理界混的并不如意,他很早就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大师(他多次提到李政道的学术素养、聪明智慧是自己难以企及的,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攻博期间李是那里的教授),当然他完全可以混下去,他清楚如何对新的理论、猜想作出推广、变形、计算,从而完成一两篇还不错的论文,这个能力可以让他在非著名大学获得一份薪水不高的终生教职(最后他离开物理界时已经获得了,但只待了一年)。钱不多,工作不稳定(博士后只能做两年,做满一年时又要申请下一期了),夫妻分居(她老婆是生物博士,但两人很难在同一所大学申请到职位),他迟迟没有离开的原因是他很爱物理这门科学,这他妈真要命,我的不少同学还在数学界奋斗着,估计很难出个大师,希望他们能活的洒脱点,别跟自己较真儿。

后来,德曼跨入了金融界,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是在高盛度过的,书里很少描写他在期权定价模型上取得的具有开创性的成果,也没多写获得年度金融工程师的荣耀场面,多在描写怎么和人打交道,金融圈可不像物理界那么单纯,和交易员合作是不容易的事。这部分看得我昏昏欲睡,只有一个细节影响很深,他的上司费希尔·布莱克和斯坦福大学的米隆·肖尔斯、哈佛大学的罗伯特·默顿共同创立了布莱克-肖尔斯模型,这成了业界标准,但是由于布莱克没有学术界职位,诺贝尔评委会等布莱克去世1年后把经济学奖颁给了另两人,这让德曼为老朋友愤愤不平,认为诺贝尔评委会歧视非学术界的人,就是在等布莱克死。我不清楚德曼自己创立的布莱克-德曼-托伊利率模型和德曼-卡尼局部波动率模型在金融界有多大的影响,如果很牛,那他回到哥伦比亚大学当系主任是否为了等待诺贝尔奖的垂青呢?

当初买这本书我是想了解数量金融工程师要做些什么,自己是否可能进入这个行当,我以为自己是金融知识的爱好者,但是我错了,我对经济、金融一点都不感兴趣,每当书里提到期权定价的细节时,我就想吐,想快点翻过去,我只是对金融行业的高薪酬感兴趣,这也是德曼选择高盛的理由。

原文发表于2009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