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子

2010/03/09 | 00:07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1,190 views

自从一个月前看了场中超转播,我发现自己的脑瘫症状减轻不少,老年痴呆也不发了,于是我坚持看了下来,特别是刚过去的周末,我看了三场,虽然我吐了并伴有强烈的恶心乏力、大小便失禁,但我知道良药苦口、病去如抽丝,这些都是康复之路上必经的痛苦。最让我欣喜的是我居然想起了浩子,想起来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照例我又泪如雨下,打湿了整张床单。

浩子是我的中学同学,我们一起读了6年书,他是回族人,但吃猪肉,吃得非常厉害,猪见了他都绕着走,身材好点的小公猪见了他能跑得比马快。虽然他连古兰经也没摸过,但是他十分以自己的血统自豪,逢人就说自己是回族,后来直到武汉市教委承诺他高考可以加800分,他才停止宣传,浩子十分向往海湾地区的一夫多妻制度,认为那才是人间正道,我那时还没见过这么有想法的同龄人,马上就成了他的粉丝。

浩子十分喜爱自然科学,我记得有次物理考试,全年级只有他一个人及格,引起了校领导的高度关注,罚他抄了五千遍“我错了,以后考试我再也不敢作弊了”,然而我的朋友都是不畏强权的,浩子此后依然欢快的参与各种集体作弊活动。化学课本上写钠和钾遇水会发生剧烈的反应,“到底有多剧烈呢?”,浩子有一颗求真务实的心,从实验室的煤油瓶里偷了一块钠、一块钾,拿到男厕所做实验,后来他在实验报告上写:钠只能在尿里打几个转,嗞出一道烟;钾可以把大便炸到天花板上。后来他又去偷钾,藏在衣服里,结果那天天热留了点汗,把自己炸成了胃穿孔,此后他对化学的痴迷才稍微放下点,转而探索高能核物理。

浩子喜欢打篮球,他长得瘦高,有型,买了一条训练长裤,NBA那种,一扯就脱掉了。我们那的女生都喜欢看浩子打篮球,特别喜欢看他扯训练裤,都说特帅、特潇洒、特有范儿,但我知道这些胸脯刚发育的小姑娘在说谎。真正的原因是:浩子自己也搞不清训练裤里面还有什么,有时扯下来里面是短裤,有时是内裤,更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她们是在开赌局,听说还有外校的女生进不来,委托扫地大妈飞苍蝇。

浩子的生日是6月4号,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工人、混得不如意的知识分子、刑满释放人员给他庆祝,前两年他还觉得挺好,只是来的人里没什么美女。我参加过他的生日派对,那些老傻逼喝醉了经常抱在一起痛哭,大嚎“国将不国”,由于男人居多看上去像一个同性恋派对,而且他们对浩子一点也不热心,有人给他几个游戏币,有的给丫碎钱,更有几个sb给安全套,当时我们不懂,拿来吹成气球送给心仪的mm。后来生日派对就办不下去了,每到生日,就有十几个警察带着他去喝茶,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放回来。

浩子去年结婚了,虽然他从小就开始自残,但无疑直到结婚他才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新的突破,听说他马上就要当爹了,希望他的宝宝能够摆脱浩子的阴影,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

写于2009-05-11,开心网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