臯博士

2010/03/09 | 00:04分类:都是朋友 | 标签: | 1,522 views

我永远不会为自己会写两行代码、略懂软件产业而沾沾自喜,我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全靠皋博士;如果脑瘫患者有机会和皋博士扯过两次蛋,他也能轻易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软件工程师。 ——碧儿钙次

很多人问我:是什么让我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并依靠i系列产品取得空前的成功?我不得不提到皋博士…… ——市弟妇俏不死

写皋博士很难,因为我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坏人,而我是一个正义感如此强烈的人,每次诋毁他们都是水到渠成、妙语连珠、大快我心,而皋博士伪装的很好,非常主旋律,还是40岁以上妇女的亲密战友,如果还是按老路子写,会被网民人肉死,被公检法和谐死,这事甚于骂刘翔sb。

我首先要说皋博士是个优秀的学者,年纪很小的时候就从国内某著名大学拿到了PHD of Computer Science,做了很多大型科研项目,写了很多优秀论文,促使国内的计算机研究水平倒退了10年,特别是人工智能方向,基本就毁了,导致国外人工智能大师们以为中国又搞了一次焚书坑儒。现在皋博士到了国外,国内大学校长们奔走相告:又可以重新建立计算机学院了!

皋博士喜欢看电影,并且深谙待人接物之道。大家都知道我脸皮薄,见了生人不敢说话,和皋博士初识,皋博士就非常和蔼,放下身段,主动对我嘘寒问暖:“小杨,我昨天看到一部日本电影,里面有个女演员演技好棒,浑身上下都是戏,一个人从头撑到尾,男演员脸都没露,我借给你看看吧”说完拿出一张毛片。我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大家应该都猜到我是如何反应的:“你是党员吗?你知道八荣八耻吗?国家怎么教育你的,A片怎么能看有码的!正好我手头有几部tokyo-hot、kokeshi、sky-angel、oriental-dream的片子,你拿去补补吧!”从此我和皋博士结为莫逆之交。

皋博士喜欢体育,尤其是那些劲爆的,身体对抗很强的项目,比如乒乓球、围棋、冰壶等等,经常下围棋把对手下到骨折,打乒乓把对手打到半身不遂。原来我想学散打,皋博士说散打只能防身,乒乓可以除暴安良、劫富济贫,把我无处藏身的正义感全勾引出来了,就开始和他学,不到半个月,被片警请去喝了两次茶,说我和皋博士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冷兵器武装团伙,勒令我们保证不在辖区内打球,签字按手印才能走。皋博士乒乓水平我不好评价,反正城管执法时都躲着他。

皋博士是党员,准确的说是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在他面前提不得半句党和政府的不是。比如你要说到宗教信仰、人权、户籍制度、农业土地转让制度,皋博士会拉你下盘围棋;要是说到多党执政、官员腐败、军队国家化、镇区校舍建筑质量,你就要做好打场乒乓球的准备。总之和皋博士聊天最好不要说国内的坏话和国外的好话,上次有人讲了胡主席的小笑话,好家伙,皋博士愣是拉着小伙子要玩冰壶,可惜小伙子及时叫来的二十多号武警战友叫停了这场比赛,唉!我从来没看过皋博士玩冰壶,遗憾啊!!!

皋博士今年初去了澳洲,我非常想念他,让我们一起双手合十,为澳洲人民祈福!!!

写于2009-05-08,开心网

原文发表于2009年9月17日